为《我国公共图书馆历史定位之反思–兼评21世纪新图书馆运动》一文导读

2006/4/18   点击数:783

[作者] 李超平

[摘要] 写字这种事,很容易得传染病,就是一个人怎么写了,另一个人不知不觉也跟着这么写。比如包租公一篇接一篇写导读,结果老槐就不知不觉地跟上写导读,稍微不同的是,包租公主要为自己写,老槐为别人的文章写,属于疑似传染病。由于无法隔离,现在我也被传染了,我的临床症状与包租公一样的——为自己的文章写导读,属于确诊病例。

[关键词]  我国公共图书馆 历史定位 21世纪 新图书馆运动



写字这种事,很容易得传染病,就是一个人怎么写了,另一个人不知不觉也跟着这么写。比如包租公一篇接一篇写导读,结果老槐就不知不觉地跟上写导读,稍微不同的是,包租公主要为自己写,老槐为别人的文章写,属于疑似传染病。由于无法隔离,现在我也被传染了,我的临床症状与包租公一样的——为自己的文章写导读,属于确诊病例。

我老实承认,我这篇文章是在读了谭老师的文章后写的,无论我多么想狡辩这不是商榷文,因为你眼睛不眨地一字不漏地通篇看下来,保证找不到“商榷”二字,但受党教育多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个道理我是铭记于心的,所以干脆就老老实实地承认吧。但我发誓我是真诚地希望以此文与谭老师对话,就像学生想跟老师探讨一些问题一样。在写作的过程中,我尽量减少“辩”的气氛,尽量心平气和地与谭老师探讨。今天我重读了一遍这篇文章,写得好还是不好都已经白纸黑字无法挽回了,但有一点我再次确认,那就是态度是诚恳的。我儿子学习不努力时,班主任总是用“态度决定一切”来教育他,我发现这句话把态度的重要性强调到极致了,这让我深感安慰。好了,话点到为止就可以了。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主题是明确的,但题目却总也想不好。自从读了论剑大虾的标题剑法后我就再也起不好论文的标题了,这个自然现象我至今也找不到科学道理来予以解释。相似的情形发生在我儿子出生前后,我特别想为孩子起一个超凡脱俗的名字,主要是想让以后呼唤我孩子名字的人每呼唤一次就佩服我一次,越是想做到这一点就越做不到,从此我认定这属于一种奇特的自然现象。最后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在网上与一位朋友反复讨论后定下来的,当时我就作出了一个决定,按照多劳多得的社会主义分配原则,我决定把这篇文章的稿费的零头拿出来请这位朋友吃一顿,我希望在整数不变的情况下这个零头至少有99.99元。

这篇文章发表在《图书馆》第二期,我还不能确定它是否已经出版,根据它每月固定的出版时间,我猜想它现在正带着编辑部的稿费穿越湘江的和钱塘江向我飞奔而来。

原文连接:http://www.mingzhiguwen.cn/archives/113.html#more-1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