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传军:从馆员到博导

2009/11/19   点击数:763

[作者] 图谋博客

[单位] 图谋博客

[摘要] 一直以来,图书馆业界与学界之间保持着各自为战的状态。所谓学界,就是致力于图书馆学研究的专家学者群体。所谓业界,是奋斗在基层图书馆一线的图书馆员群体。对于图书馆事业的发展而言,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作为一名图书馆人,索传军对此深有体会。从当初默默无闻的图书馆馆员到图书馆学博士生导师,再到如今的国家图书馆研究院院长,在每一次角色转变中,索传军一步步完成了自己的职业使命。

[关键词]  馆员 图书馆事业 国家图书馆



图谋按:从馆员到博导的成功故事可以有很多个。近日读到《图书馆界的“工程师”》,这是一个关于索传军先生从馆员到博导的故事,很有代表性。窃以为这样的成功故事于广大图书馆馆员是激励人心的、意义非凡的,特此进行转载。

信息来源:安 欣.图书馆界的“工程师”。《新华书目报·科技》 2009年第10期.http://qkzz.net/magazine/CN11-0126/2009/10/3740148.htm

一直以来,图书馆业界与学界之间保持着各自为战的状态。所谓学界,就是致力于图书馆学研究的专家学者群体。所谓业界,是奋斗在基层图书馆一线的图书馆员群体。对于图书馆事业的发展而言,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作为一名图书馆人,索传军对此深有体会。从当初默默无闻的图书馆馆员到图书馆学博士生导师,再到如今的国家图书馆研究院院长,在每一次角色转变中,索传军一步步完成了自己的职业使命。

从理想到现实的艰难抉择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然而当你雄心勃勃准备扬帆启航时,事实往往不尽如人意。原本学习水工建筑设计的索传军,在1987年毕业之后,正好赶上国家要加强情报工作,国家规划从每一个专业方向抽出一部分人来从事情报研究。就这样,成绩优异的索传军“顺利”留校,并从校科研处专门成立的一个情报中心获得了一份“差事”,这份差事主要是帮助那些申请课题研究的专家教授做一些基础性工作。后来情报中心与学校图书馆合并,索传军也被一并分到了图书馆。简单的流程、乏味的工作对于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很快便会感到厌倦,更何况是苦读了4年建筑设计的索传军。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正是我们国家迅猛发展的时期,特别是一些沿海城市处处充满机遇。而索传军的同学也纷纷在时代的洪流中实现了自己的理想。他坦言:那时的水工建筑设计专家在一些大城市里供不应求,并且薪酬待遇也非常优厚,与图书馆的情况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同学们的成功让索传军再也沉不住气了,他决定报考水工建筑设计的研究生,辞掉这份“稳定”的工作,像他的同学那样学以致用。然而,一个人的出现改变了他的计划。这个人就是索传军的领导,原郑州工业大学图书馆馆长张保钧。可以说,张保钧馆长改变了索传军的职业理想,同时也为他投身图书馆事业奠定了一个坚实的基础。

1989年,张保钧馆长推荐索传军报考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的研究生,并要求他选择定向分配,毕业之后仍然回到学校图书馆工作。然而对于索传军来说,信息管理学院的研究生属于跨专业报考,在距离考试只有8个月的时间里,完成一个新专业的研究生考试,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硬着头皮刻苦复习,终于,索传军成为了武汉大学的图书情报学专业的研究生。3年的学习过程中,索传军虽然认真学习图书馆情报知识,但心里依然想着要离开图书馆。3年过后,索传军又回到了图书馆工作。这时,张保钧馆长成了他的心理辅导师,给他做思想工作,并在工作中给予他大力的支持。经过几年时间的沉淀,索传军作出了艰难的选择,他认为既然不能离开,那么就要干出一番事业。1993年之后,索传军开始认真研究图书馆工作,他发现要把图书馆工作做好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上世纪90年代后半期,索传军在河南省图工委任职,对整个河南省高校图书馆的情况非常了解,他越是想把工作做好,越觉得自己知识贫乏。这种情况之下,他决定继续攻读博士。这时,索传军遇到了自己图书馆事业的第二个贵人——武汉大学教授邱均平。邱均平非常欣赏索传军在图书馆工作中的表现,多次给他寄教材、寄一些模拟试卷。在邱均平的帮助下,索传军获得了博士学位。2003年博士毕业之后,索传军被分配到学校图书馆系担任主任一职,这时他明显感觉到图书馆工作与图书馆教育的差距,发表了大量的论文,真正开始了自己的图书馆事业

从业界到学界的角色转变

1994年,索传军被任命为郑州工业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在图书馆工作的过程中,他逐渐发现图书馆这个行业存在着很多问题。

首先,馆员的素质不高,目前我国的许多图书馆馆员不具备馆员应该具有的科研能力。其次,图书馆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较差。1995~1999年,一批数据商以及数字公司崭露头角,他们积极拓展图书馆市场。索传军并没有简单地认为这些人是商人,目的是赚钱。他坦言,这些管理软件与应用技术将会是图书馆发展的趋势,给图书馆带来一种跨越性的进步。所以索传军与他们积极合作,为这些公司免费提供会议室,帮他们召开一些学术性的研讨会议,宣传会议,帮助图书馆人员尽快改变认识。再次,在整个高校中,图书馆的地位是比较低下的,校领导并不十分重视图书馆事业的发展,所以索传军的很多想法得不到学校的支持。

学校的院系主任、指导委员对图书馆的认识偏差很大,教学中的图书馆学与图书馆的实际工作差距也很大。这是索传军在图书馆系工作最深刻的体会。他告诉记者,有一次他去参加全国院系主任会,许多高校如北京大学、南开大学的相关院系主任一致认为,目前图书馆学专业的教材非常先进,甚至超出图书馆的实际工作。在这次会议上,索传军很明确地提出了图书馆学的教材不是超前而是落后的问题。随后,图书馆的专家们开始编写新的教材。

索传军认为,图书馆事业的发展有赖于学界与业界的紧密沟通和亲密合作。所以推动高校图书馆学院(系)与图书馆界的结合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工作。而我国目前的状况是,图书馆业界认为图书馆学专家教授的研究多属空谈,理论不能联系实际,而图书馆学教授则认为图书馆的理论研究是超前实际的。2007年6月,索传军被调到国家图书馆研究院。在与国图的同事沟通交流中,索传军发现国图的权威性及其具有的优势可以为图书馆业界与学界加强沟通做一些实际工作。于是他想到建立一个博士生研习基地,目的是加强高校与图书馆之间的理解,成为图书馆与高校之间合作的桥梁。

借助国图研究院

推动图书馆事业的发展

国家图书馆研究院原名为国家图书馆发展研究院,仅两字之差,其内涵与意义却有很大不同。索传军认为,原来的“发展”意味着是对内的一种服务,而研究院是可以立足国图、面向全国的研究,是“开放办院”。国家图书馆研究院关注的是整个国家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国家图书馆应该承担这个职责,成为国家图书馆学的研究中心,引领行业的发展。国图研究院目前有3个研究所,分别是数字研究所、文献学研究所和图书馆学研究所。研究所的主要人员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国图聘请的专职人员,另一部分是馆外兼职人员。他们一起进行有组织、有目标的课题研究。这些课题均是针对整个业界的,所以在评估上也希望能够得到业界的评价。

一个国家图书馆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影响,反映的是一个国家的精神面貌。目前,我们国家的综合实力在世界上的地位非常高,可是图书馆事业却远远不行。作为全国图书馆的龙头,国家图书馆的目标是要实现“国际大馆”和“国际强馆”,这个目标的实现或许并不困难。但对于整个中国的图书馆事业来说,一个国际大馆和国际强馆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整个行业的强大。索传军认为,中国的图书馆事业要想取得长足的发展,就要内外兼修,一方面要依靠自己的力量,结合我国的国情制订图书馆的发展路线。另一方面还要借鉴国外的先进经验,积极学习。这样,才能真正实现图书馆的价值。11113

原文连接:http://libseeker.bokee.com/viewdiary.44177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