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宗忠图书馆学基础理论点评

2009/12/6   点击数:746

[作者] sinolib

[单位] 广州阿华田的部落阁

[摘要] 在中国现代图书馆学基础理论研究领域,黄宗忠是当之无愧的最具有实力的学者,阿华田给他的这个头衔一点也不为过。一个没有数十年图书馆学理论研究积淀的人是不敢亦不会着笔如此具有挑战性的研究主题的,当然还有他那本体系完整与极具理论深度的著作《图书馆学导论》。黄宗忠的这篇论文,充分体现了他的学术涵养与学术自信,以及长期以来对国内外基础理论所进行的缜密的思考。无论是从文章的体系结构,还是从语言文字,抑或是从思想深度而言,这篇论文读后都让人荡气回肠,感慨良多。

[关键词]  图书馆学 基础理论 公共图书馆



核心提示:黄宗忠老师是我最敬仰的图书馆学前辈之一,他的《图书馆学导论》是我最喜欢的国内图书馆学基础理论著作。黄宗忠是一个社会主义学者,他的许多观点充满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的痕迹。学习和借鉴黄宗忠先生图书馆学思想的有益部分,对于促进今天中国图书馆学理论研究以及图书馆事业的健康发展,无疑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广州阿华田

黄宗忠.20世纪100年图书馆学基础理论的研究进展及其评介(上,下).晋图学刊,1998(2):1-10,1998(3):1-7

在中国现代图书馆学基础理论研究领域,黄宗忠是当之无愧的最具有实力的学者,阿华田给他的这个头衔一点也不为过。一个没有数十年图书馆学理论研究积淀的人是不敢亦不会着笔如此具有挑战性的研究主题的,当然还有他那本体系完整与极具理论深度的著作《图书馆学导论》。黄宗忠的这篇论文,充分体现了他的学术涵养与学术自信,以及长期以来对国内外基础理论所进行的缜密的思考。无论是从文章的体系结构,还是从语言文字,抑或是从思想深度而言,这篇论文读后都让人荡气回肠,感慨良多。

学术界的好好先生很多,互相拍马和阿谀奉承之风有愈演愈烈之势,而黄宗忠不做好好先生,他的行文看似温和,没有锋芒毕露,但却是绵里藏针、立场坚定且毫不含糊的,持不同学术见解的人看了他的文章定然会不寒而悚。国内图书馆学界唯西方马首是瞻,在研究图书馆学理论和图书馆史时,一味盲目地拍马与附和,好话说了一茬又一茬。黄宗忠是批判主义的,而以他的性格亦不可能成为唯唯诺诺的人。对于美国图书馆界的风云人物麦维尔.杜威,黄宗忠的笔下毫不留情,直陈杜威的重技术轻理论的思想严重地阻碍和抑制了图书馆学理论的发展,特别是基础理论的发展,影响了图书馆学的社会地位和人才培养。

黄宗忠又是社会主义的,他的观点充满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痕迹。黄宗忠述说,“列宁是20世纪图书馆学基础理论的奠基人”。这个观点是否实事求是,我们姑且不作结论,黄宗忠也没有给出可以支撑这个论点的来自西方学者的任何论据。对于一个社会主义者来说,是很容易接受他的这个见解的;而对于一个自由主义者来说,却未必会赞同。列宁曾说过,图书馆是一种社会政治文化教育机构,在他的眼里,图书馆带有浓厚的政治色彩,它只不过是一种阶级斗争的工具和武器;列宁又曾说,图书馆是党的机构,应该成为党进行宣传教育的阵地,受党的监督,并向党汇报工作——这样就使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对图书馆的审查制度合法化。西方公共图书馆是民主思想发展的必然产物,而社会主义社会的公共图书馆从一开始就专制主义思想的产物,而这正是两者的本质区别。黄宗忠的这个论点显然是从社会主义者的角度出发的,深深打上了社会主义的烙印,并不一定会得到资本主义社会图书馆学者的认同。

在黄宗忠的身上,我们可以深刻地体会到作为中国图书馆学人的自尊与无奈。对于中国图书馆学研究的历史,黄宗忠是感到自尊与自豪的,他认为从研究成果与研究水平来看,20世纪前50年,中国图书馆学基础理论的发展与世界的发展基本是同步的;而对于中国图书馆学在世界的地位和现状,黄宗忠又是感到无奈与悲凉的——杨昭悊是我国最早的图书馆学基础理论研究者之一,也是世界上较早的相关理论者,但是他的理论著作为什么没有得到国外的肯定?杜定友关于图书馆学基础理论的论述比阮冈纳赞、巴特勒的论述更加全面和深刻,而且稍早于他们,但是为什么没有被世界承认和传播?李景新关于图书馆研究对象、研究范围、体系结构的论述全面而系统,比之同一时期的雷丁根(Leidingen)(在黄宗忠的论文中为雷丁格尔,实为音译错误)、米尔考(Milkau)(在黄宗忠的论文中为“米考尔”,也是错误的音译)的研究有很大的发展,但是为什么还是被世界所遗忘?20世纪后50年中国图书馆学基础理论研究最兴旺、成果最多、贡献最大,与国外同期的研究水平相比,中国走在了最前面,其次是原苏联、美国、日本、英国等,但是为什么还是没有在世界范围内产生影响?对于这些问题,黄宗忠虽然没有给出答案,但是很显然,这一切都是语言的问题。黄忠宗认为图书馆学基础理论研究人员应该具有五个方面的素质,一是精通图书馆业务与图书馆学,二是具有较好的哲学基础知识,三是具有较广的文化科学知识特别是历史知识,四是具有信息科学知识,五是外语。黄宗忠虽然把外语放在了最后一位,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国外图书馆学基础理论强势的话语体系之下,要想推销中国的图书馆学理论,在荆刺满布的山坡上打出通往山巅的胜利之路,没有好的外语水平是万万不行的。中国图书馆学基础理论研究者普遍用洋文出版著作(非学术论文)之日,便是中国图书馆学研究大步走向世界之时。

看了这篇文章,国内技术酒徒挑战人文烟鬼之争论可以休矣!黄宗忠指出,“任何一门独立的学科,包括理论与技术方法两部分,如果只有技术方法,或技术方法很发达,而理论很薄弱,都不可能成为一门成熟的科学,也必然影响学科自身的发展。图书馆学历史发展已证明:图书馆学虽然已有100多年的历史,但由于过去只重技术,对图书馆学基础理论研究不重视,因而图书馆学发展很慢,时到今日,其体系结构仍不很理想,社会地位也比较低……发展图书馆事业固然要有技术方法,同时也要理论作指导,没有理论作指导的实践,是盲目的实践。”真是一语道破天机!联想目前国内图书馆界的状态,许多外行的人充斥馆长的职位,他们口口声声说不作空泛的理论研究,而只重视与实际紧密结合的实践研究,但即使是这样,我们又何时曾看到过出色的实证研究的作品横空出世过?!他们认为图书馆工作只要技术不要理论,只要知道怎么做就可以了,至于为什么要那样做,知不知道都无所谓。可悲又可叹!麦维尔.杜威的灵魂已经附上了他们的身体,还时而冷不防地放几支冷枪。他们无疑是中国图书馆学理论研究尤其是基础理论研究和图书馆事业健康发展的重大障碍。技术只是图书馆事业的一种工具,它有如过眼烟云,在图书馆史的长河中转瞬即逝。图书馆事业要发展,始终需要图书馆学理论作指导。可以肯定的是,一百年后,当我们的子孙撰文图书馆史时,会提及的肯定是那些搞理论的人,而不是那些搞技术的人。阿华田始终坚持这种观点,一百年不动摇(当然我活不到一百岁,哈哈!)。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d484850100gpaz.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