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管理、立法──渐成主流的图书馆立法研究

2007/11/6   点击数:806

[作者] 老槐也博客

[单位] 老槐也博客

[摘要] 昨天早上到达武汉,参加了《图书情报知识》编委会会议。会上,来自社科院的黄长著先生讲到美国国会的一个法案,主张放弃政府资助科研成果的知识产权。黄认为是一个值得图书馆人关注的现象。今天上午,与陈传夫、马海群二位一同从武汉飞福州,参加教育部图书馆学教指委会。路上与陈教授聊起黄的发言,以及不久前上海召开的中日图书馆立法会。陈教授还谈到一些他现在在做的知识产权立法研究,如国外的“文献传递”立法研究,正在做的与想做的,等等。

[关键词]  图书馆 技术 管理 立法



昨天早上到达武汉,参加了《图书情报知识》编委会会议。会上,来自社科院的黄长著先生讲到美国国会的一个法案,主张放弃政府资助科研成果的知识产权。黄认为是一个值得图书馆人关注的现象。今天上午,与陈传夫、马海群二位一同从武汉飞福州,参加教育部图书馆学教指委会。路上与陈教授聊起黄的发言,以及不久前上海召开的中日图书馆立法会。陈教授还谈到一些他现在在做的知识产权立法研究,如国外的“文献传递”立法研究,正在做的与想做的,等等。

闲谈中我向陈教授讲了我的一个看法,数年前陈教授等人研究与法有关的图书馆问题时,这一问题仅仅是图书馆学中一个不为人所重视的分支。而现在,它已经成为图书馆学的一个主流领域了。综合性的有国家图书馆法、各地图书馆法,专门性的有涉及信息传播的各种法,都需要研究。现在很多很多的图书馆管理与服务,都受相关法律的制约,需要管理者与从业人员了解这些法律,或者遇到涉法纠纷知道应对。这就需要理论界能够深入细致地研究,包括研究国际法学界图书馆的基本立场及立法理由,以及图书馆学界的基本立场。

进一步,陈教授指出,现在图书馆存在三大块内容:技术、管理、立法。

我想技术应该是泛技术,即包括IT与图书馆业务,这解决服务方式。管理解决服务方式的组织与协调。立法则解决服务的环境。这样一个框架,的确是很漂亮的框架。

“应该搞一次技术、管理与立法的对话论坛”,陈传夫教授思考着自言自语地说。一是路途太短,话题谈不深入;二是我对(图书馆)立法研究甚少,对此问题缺少发言权。但若真能组织起一次这样的对话,我想那一定是精彩无比的。我一定争取去旁听!

原文连接:http://oldhuai.bokee.com/65214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