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南京 2010.5)

2010/6/9   点击数:853

[作者] 天蓝

[单位] 天蓝

[摘要] 2010年5月31日至6月2日召开的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顺利结束。时隔4年,编目界又有了很多新的变化。与第一次会议相比,此次会议规模大,共来自全国各图书馆120人;层次高,到会专家多达几十位;内容丰富,包含了编目工作的方方面面;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既有具体编目实践又有国外编目动态。国家图书馆中文采编中心对此次会议进行了周密的安排,很感谢他们。

[关键词]  第二届 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 报告



2010年5月31日至6月2日召开的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顺利结束。时隔4年,编目界又有了很多新的变化。与第一次会议相比,此次会议规模大,共来自全国各图书馆120人;层次高,到会专家多达几十位;内容丰富,包含了编目工作的方方面面;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既有具体编目实践又有国外编目动态。国家图书馆中文采编中心对此次会议进行了周密的安排,很感谢他们。

本次会议日程非常满,共安排了主旨发言、特邀专家发言、专题介绍和获奖代表发言共16人作报告,一路听下来发现每个报告都有一定的代表性,看出会务主办者是费了一番心思。

大会开幕仪式后由王松林做了《编目工作的挑战及用对措施》的主旨发言,王教授在文献编目领域占有很重要的位置,他的著作《信息资源编目》多次再版。王教授从两方面讲编目工作遇到的挑战,即业务外包和电子再版编目。他对国内外业务外包的背景和动因进行了深入分析,国外业务外包是追求效率的结果,而国内是制度环境的变迁因素引起,从示范-模仿而成为发展趋势。编目是图书馆业务核心,编目业务外包对图书馆编目工作产生威胁。

其次是电子再版编目,文献编目向上游发展,由出版社上升至文献生产者,由生产者在生成文献的同时进行相关数据的描述,进而转换为各种元数据。陈源蒸老先生在跨行业合作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其编制的《中文图书ECIP与自动编目手册》的出版,促进了自动编目的实现。而《国家数字图书馆出版系统工程》的产生夜为EICP与自动编目提供了实施条件。《中文图书标识规则》对出版行业元数据的标准制定提供了指导。这些工作对传统文献编目形成了威胁。

面对编目业务外包和ECIP的挑战王教授提出了两种应对措施,即一是树立信心,加强书目控制的地位,提倡合作编目,工作范围扩展到电子资源。二是技术创新,如2006年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推出的OPAC,具备web2.0的多种功能。读秀知识库也是很有益的创新,都值得借鉴。最后,王教授认为图书馆的发展必定是数字化,编目的重点是组织数字信息,编目的出路是如何驾驭数字资源。

下午是特邀专家发言,主要有四位专家,分别是著名的编目精灵(华东师大胡小菁),国图卜书庆、武大司莉,中科院宋文,绝对都是大腕,很兴奋。

胡小菁老师的题目是《信息组织领域的国际研究动态2009-2010》,胡老师对国外编目动态非常关注,这个众所周知。她首先介绍了国际图联的新标准与文件,包括ICP、ISBD、VIAF的最新动态。第二,她对当前与未来的编目标准进行讲述,包括RDA、SKOS、MARC、XML/RDF关联数据,ONIX等。涉及面很广,可以说是随后整个会议的目录。最后对书目数据的挖掘与展示也做了介绍,并举了open library的例子,很有新意。总之,精灵老师全面把握编目动态,为我们的工作和研究提供一盏明灯。

卜书庆老师的题目是《中国图书馆分类法》第五版及其展望,卜老师是国图主题分类词表组的负责人,长期从事分类主题词的研究与实践,是这个领域的资深专家。卜老师首先介绍了网络环境下《中图法》的发展,用户需求、计算机技术和资源形式对《中图法》产生影响。介绍了新的信息组织系统KOS、NKOS,并总结了知识组织多元化、网络化、集成化、标准化、自动化5个特点。介绍了《中图法》的发展、功能和服务。第二部分讲述了《中图法》修订的必要性及知识体系存在的问题,她从适用性、应用性、周期性、紧迫性四个方面分析了修订的必要性。问题包括:历史遗留问题(如A大类)、类目体系滞后问题、类目概念与命名时效性差、类目深度控制不平衡。并对第五版《中图法》特点做了介绍,由于时间限制并未展开。关于未来发展趋势,主要是进一步完成日常实时更新工作,CLC、CCT如何URL化,维护更新的智能化,《中分表》体系结构改造,以及基于CCT构建领域知识本体5个方面。

宋文老师的报告题目是《从文献组织到知识组织——信息组织的热点问题和发展趋势》,宋文老师是中科院科学图书馆研究馆员,信息组织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在信息组织领域很有研究,她的报告分为三个部分:(1)信息组织的历史和发展脉络;(2)信息组织的热点和趋势扫描;(3)编目业务的生存发展与编目员的历史使命。

首先宋老师全面回顾了信息组织的三个发展阶段,即编目规则的萌芽和形成阶段:1839-1960;标准化和自动化发展阶段:1970-1990末;数字化发展阶段:2000-。从1839年大英博物馆图书目录开始至1961年国际编目专家会议巴黎原则的形成是编目规则的萌芽和形成阶段。1969年IFLA哥本哈根国际编目会议ISBD的起草,至1974年AACR形成,1978年AACR2问世,1966-67年MARCI诞生,1977年UNIMARC发布,80年代CNMARC问世,1971年OCLC联机合作编目中心建立,直至90年代全球联机合作编目的蓬勃发展是标准化和自动化发展阶段。进入21世纪,信息组织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即数字化阶段,数字化阶段的特征:(1)学术期刊数字化引领的文献资源数字化高潮;(2)电子图书、预印本、开放获取论文、开放会议论文、PPT格式的课件、报告等2000后飞速增长;(3)数字信息资源的类型、格式极大丰富;(4)综合数字信息时代,一切对象都趋向于数字化表征;(5)在数字网络环境下,全球化、关联化、集成化趋势进一步发展,需要知识化的信息组织和智能化的信息挖掘;(6)用户信息获取方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第二部分,信息组织的热点和趋势扫描。(1)FRBR:关于编目的重新认识;(2)国际编目原则声明;(3)AACR2的发展,即RDA;(4)ISBD统一版;(5)从元数据到语义网的演变和发展;(6)编目社会化和社会化编目,认为书目控制的未来是合作的、去中心化的、国际范围的、基于web的;重新定义书目社会,超越图书馆、出版者和数据库生产者,还包括资源建设者、供应者、发行者、保存者和用户社会,图书馆仅仅是作者到读者书目信息供应链中的一环;(7)图书馆知识组织系统的开放共享(VIAF);(8)用户合作的信息组织;(9)从分离组织向集成组织发展;(10)基于唯一标识符的关联和集成;(10)基于语义网技术体系的知识组织是当前的热点和未来的主流趋势。

第三部分,关于图书馆编目业务的生存和发展以及编目员的使命的思考。首先信息环境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1)信息资源类型变化;(2)信息组织模式变化,基于web;计算机深度参与;关联组织、语义组织、知识组织;集成组织,用户为中心;个性化、情景敏感组织;(3)信息组织机制变化,用户成为信息的生产、发布者;商业出版机构的自组织;中间信息服务商参与;多系统开放联合;(4)用户信息行为发生变化,不再依赖图书馆获取信息,更多使用搜索引擎等。书目控制的未来是编目社会化和社会化编目。在此种情况下,编目不要仅仅局限在编目,要放在信息组织中去看发展。

(1)文献资源:印本图书期刊——多类型、多格式、多载体信息;商业资源和开放资源,文献从物理向虚拟转变。

(2)分类著录:知识组织系统,揭示资源的内在特征和关联关系。

(3)采编分离,面向资源的组织,向采编一体化(采集、遴选、评价、组织一体化)面向目标用户群体转变。

(4)编目工作:构建信息组织系统、知识组织系统为主要任务。

(5)编目方法:RDA 或统一版ISBD;MARC或元数据;分类、主题、本体、知识组织系统。

(6)编目工作业务模式:编目业务外包;联合编目为基础的合作模式是否需要改革,由合作转向分工?从内容的分工、系统的合作模式发展;编目业务将向大的联机编目中心集中,未来是否会去中心化。

总之,未来的编目员是数字信息的组织人员。数字图书馆由技术人员进行是不对的,应由信息组织人员来做,包括规范、标准。

第四个报告是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司莉教授的《知识组织的应用和发展趋势》报告,司莉老师在国外多年,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对信息组织有深刻的理解。她的报告分为五部分:(1)知识组织概述;(2)知识组织系统在数字图书馆中的应用;(3)知识组织系统在浏览和检索界面中的运用;(4)KOS原理和方法应用实例;(5)知识组织的发展趋势。

概述:知识组织的精髓在于对知识及知识间的关联进行揭示和组织,而实现知识结构的描述与组织,必须依赖于知识组织系统或体系。知识组织系统(KOS),是对人类知识结构进行表达和有组织地阐述的各种语义工具的统称,包括分类法、叙词表、语义网络、概念本体,以及其他情报检索语言与标引语言(即:知识组织的工具)。KOS主要包括:文献分类法、权威文档、知识分类法、叙词表、概念地图、语义网、本体。

KOS的基本原理和方法:不论KOS是以什么形式出现,其基本方法都是相同的,不同的是采用这些方法的程度和范围。语义消歧、对同义词和近义词的控制、对概念之间关系进行显示、表达概念之间关系以及概念的属性特征。如在分面结构中采用可选单词,从分众分类法中采集词汇,在搜索引擎中引进同义词环方法,等级结构的运用,用词表帮助用户建立检索提问、控制检索范围,UMLS语义网络的运用。

知识组织的发展趋势:(1)提供WEB化的检索界面与系统化的资料内容,是建立在web站点上的知识组织工具,具有快捷的获取途径、数据更新及时、非线性超文本链接等特征。其数据更新于维护均在网上实现,一般要获得合法授权。(2)互操作性,就其本质而言是对异质实体(包括异种体系结构、异种操作系统、异种网络和异种语言等)镇南关可获得资源的透明性调用的能力。当前关注的焦点是多类型、多语种的知识组织体系通过相互映射集成整合在一起,并可被运用于多个不同系统、实现异地跨系统的浏览与检索,以期有效提高信息检索的效率和精确度。(3)可视化,是图形可视化工具方式显示知识组织系统的结构,可视化工具主要包括概念图、思维导图、认知地图、语义网络、思维地图等。本体的可视化也是本体发展的趋势之一,通过图形可视化的方式展示本体中网状结构的知识,其可视化检索系统能够将本体中的类层次、属性、实例等语义关系以图形化方式直观显示,实现可视化语义检索。(4)知识元标引与链接技术。

四位专家分别从不同观点对信息组织的前沿动态和趋势进行了介绍和讲解,内容很专深,让我们对我们所从事的工作有了更为深入的认识,收获颇多。

接下来是专题介绍,分别是王绍平老师的《国际编目原则及其影响》;王璐《FRAD(规范数据的功能需求)及其对名称规范控制的影响》;喻菲《FRSAR(主题规范记录的功能需求)及其对主题规范控制的影响》;沈辅成《图书馆系统完整解决方案及Aleph联合编目系统特点》。

总之,一天下来接受的信息很多,难以完全消化。

第二天是征文获奖代表发言,共有7位代表发言,分别是:

廖永霞《平坦世界环境下全国联合编目工作之我见》;

林明《从AACR2到RDA检索点概念演变与差异》;

张期民:从《虚拟规范文档》看我国团体名称规范检索点的统一需求;

纪陆恩:《国内外文献分类主题标引自动化研究新探索》;

丁建勤:基于《中国分类主题词表》web版的主题规范控制模式;

刘华梅:简单知识组织系统(SKOS)的应用研究及《中分表》的SKOS化;

方微:21世纪对图书编目工作的重新认识。

总之,此次编目会议内容深入全面,最大的特点是信息组织领域专家学者的参与,使得文献编目工作内涵更加全面丰富,大会内容充实,很有收获。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cf21230100iv9v.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