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室·天下——从参观《图书馆论坛》编辑部议论开去(有图!有图!)

2011/5/3   点击数:1542

[作者] 此方月

[单位] 此方月的博客

[摘要] 逛馆之于图书馆学学生,好比英伦的女皇、日本的女优,都是一种标志性的特征。春将暮,而班内女同胞慕春之心还未得到释放,甚感自己这个“三代单传”、服务众后宫的家丁有失职责,于是慌忙组织,终于在五一以前,到新开放的省立中山图书馆一逛。期间,甚是感谢秦师姐的导游,陈师兄的介绍,省立中山图书馆各部门老师的指引、解说。

[关键词]  图书馆论坛 编辑部 网络化



一室·天下

——从参观《图书馆论坛》编辑部议论开去

逛馆之于图书馆学学生,好比英伦的女皇、日本的女优,都是一种标志性的特征。春将暮,而班内女同胞慕春之心还未得到释放,甚感自己这个“三代单传”、服务众后宫的家丁有失职责,于是慌忙组织,终于在五一以前,到新开放的省立中山图书馆一逛。期间,甚是感谢秦师姐的导游,陈师兄的介绍,省立中山图书馆各部门老师的指引、解说。

先前与图乐联系过,逛馆的重头戏放在省馆《图书馆论坛》编辑部的参观和交流,事先得知图乐有事外出,将由常务副主编张晓源老师接待,未免有些惴惴不安。一来曾经在电话里打过交道,不好判断电波传情达意的功夫,但充分感受过他严肃认真的气场;二来知其工作忙碌,不知道是否会因之造成烦恼(弱弱说一句,更怕的是这种烦恼会能量转换,变成我的烦恼),惶恐之心尤增。于是在参观到采编部时,便提前到编辑部探风,只见小小办公室的小小办公台后头,藏着一顶银发,走近去,断然发现张老师与原先勾勒的形象大有不同,虽几句招呼,心头的疑虑和不安却顿时消散。

整个交流一个小时有余,内容主要关于《图书馆论坛》的办刊沿革、内涵及国内学术生态,期间言辞已显激动,似乎并不适宜“网络化”的开诚布公,只得随手记录观感,笔者思维浪荡,未以《论坛》为止,兴许有些地方随性飘得远、远得没谱。

事实上,《图书馆论坛》编辑部给我的第一观感是小。(后据闻还有一间同样大小的房间在隔壁,收纳编辑部的五朵金花)。不是便笺纸平白直铺、方方正正的一览无遗,而是核雕般凹凸有致的五脏俱全。

第一次参观编辑部,不知道这是否属于业界的惯例,主观上,总以为这份“迷你”是深有意味的:报刊者,其组稿、审阅、编辑乃至于校对,全属“一室”之事;然而汇编之思想、吐纳之精神、文华之布公,则可席卷天下;以前者之小,映衬后者之大,颇有意味地参透了“扫一室、扫天下”的诡谲命题。无怪乎民国的政论互争,往往要以报刊为阵营,笔墨相倾。当然,时今办刊人的限制种种,这里又未作考虑了。

翰墨为笤帚,匡护学术土壤之纯洁,是代代学人的理想;文笔烙成铅字,更是学人尤以自豪之事,待老了,回头看,可成一种情怀,此两点,窃以为,是办刊的要紧事。《论坛》三十年月,或如1981年周连宽老师所言,目的是将“图书馆事业推向一个更高的水平”;或如图乐所言,是“无远大理想,只是想力图回归到本位——学术”,但“学人理想”之类终归得取决学界口碑、不可妄下判断;至于后者,说它成为图书馆学者尤其是广东图书馆人情思归依之处,以“从业抒怀”等栏目为证,恐怕该论断并不过分。

第二观感是杂,杂而不乱。不及二十平方米的办公室内,鳞次栉比地布置着三格办公间、种种样稿、卷宗,参考书架、展示仪器等等。张老师和师兄还为我们准备了“见面礼”——近来几期《图书馆论坛》及其新近编纂的《广东图书馆研究》,晚了一点凑过去,2010年第六期早已被“掠夺殆尽”,好家伙,本班的“师奶”们果然识货!

第三观感是,广东味儿出乎意料地并不浓重。张老师的口音比较广东,但显然的“口”“心”不一,办刊的思想与前些年有显著的差异,逐渐行出岭南,开辟江河。据介绍,非广东省作者发文量是在逐步上升的,从2005年的三成有余到2010年的六成出头,在推动本土(广东)化研究方面,似乎更重视以栏目化、系列化的方式加以鼓励和推动,“广东图书馆研究”专栏即是一例。

曾经也在书社会给《论坛》提过意见,纯以学术的角度言之,我依旧认为其弊端不少,一直争论的“贺岁刊”问题就按下不论了,学生的一个主要观点是,本刊物的广东特色并不明显—— 所谓广东特色,仅仅是针对“本土”的研究么?并不以为如此,沿海特征的开放、包容和某种程度上的“激进”或革命性(这里刻意说得模糊些了),才是我心属的正解。(当然,太过偏激的办刊馊点子也不适合这样一本核心刊物——我第一直觉想到的竟然是民国年间的炒作手法,钱玄同借名“王敬轩”在《新青年》大量伪造读者来信与时人名流进行笔战,以其抢占眼球。颇误入歧途,阿尼陀佛。)其他如版面费问题、发行周期问题(即便总文章量不变,拆分成为每月一期也该算是大进步,每期厚厚的,看起来就有点不爽)、同行评议问题(可参考阿华田的相关议论,未论及《论坛》,但这里给了我们思考的空间)等等。

然而,它在改变,这是毋庸置疑的。

“图书馆论坛”本身是一个起得很好的名字,论坛二字,与图书馆的民主、自由基调相融合,往往让人们想起海德公园著名的speech corner。希望《论坛》及所有带有抱负的图书馆学刊物也终于能成为一个个图书馆学界的“肥皂箱台”。“肥皂”用于清洁,杀灭此中污菌;“箱台”让人站得上去,从而眼界更宽、声音由此传得更远——不得不说,当下,如斯愿望还和乌托邦一起赖在理想主义者的垃圾箱里,伶仃凄凉。

参观回来,与图乐互通邮件,他忽发一句,曰“理想未灭,激情仍在,陷入学术出版之地,苦不至于堪言,乐也自在其中”,这恰与我所怀想的一些事物暗相吻合——总以为,在现实行进的路途中,理想的泡沫常常要被剔过现实牙缝的竹签戳破,但不要紧,吾等尚非雄伟之士,何妨再吹些许小一点的、切合时宜的泡泡,也许有一天,阳光倾泻下去,暖风吹荡起来,它们也可以在摇摇晃晃的不安全感中扶摇直上,光彩也是那般绚烂。

张晓源老师在调试投影设备

“夹缝”之间,慷慨演讲

办公室一角写真

参观者欣然听讲,唯一的图书馆学男生在执掌相机,一位隔壁班搞“情报”的家伙混进来了(笑)

贴 着墙角来一个不够全的全景,确实小……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84a09cb0100ri6m.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