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让我很幸福

2011/7/3   点击数:31

[作者] 了了

[单位] 了了

[摘要] 我现在感觉,我很幸福。特别是,我的工作,让我感觉很幸福。它让我感受到了自己的价值,让我体会到了快乐。

[关键词]  幸福 图书馆学 图书馆界



最近,学生问我,老师,您幸福么?

我发觉对学生的很多问题,不能简单地回答,yes or no。否则,就不是在指导学生,而是误导了。

我回答,幸福其实是一种智慧,就像快乐是一种心态一样。

我现在感觉,我很幸福。特别是,我的工作,让我感觉很幸福。它让我感受到了自己的价值,让我体会到了快乐。

还是关于幸福,新朋友竟然通过我的随笔得出一个结论。这位仁兄不吝美词,令我惭愧不已之余不免小小得意一回。在此小哂一下。

“大作挑着读了一些篇幅,感觉思想活跃、视野开阔,观点新锐、时尚,简直就是“一束浪漫”,十分佩服。据我的了解,在这个年龄段的女士,除了六六、王小柔这样的女作家,一般人是没有这般灵动、多情、智慧、敏锐的,感觉您真是位精品的有意思的女教授,您的家庭一定很幸福!我一直认为我是图书馆界最有意思的人,读了大作,才发现还有人比我有意思,而且是位女士。你穿白裙子带领唐装门徒向我们走来的照片帅极了,很喜欢!”(邮件2011-6-20)

手头放着几本书,同时在读,新的是王波的《快乐的软图书馆学》、渡边淳一的《幸福达人》。重读的是吴建中的《21世纪图书馆展望—访谈录》和《21世纪图书馆新论》,范并思的《20世纪西方与中国的图书馆学》等。

从1988年9月进入北京大学图书馆学情报学系(现在的信息管理系)图书馆学专业读书算起,至今已有23年。心算得出这个数字,心酸啊。23年,人生最好的一段,就这么过去了。庆幸的是,本科硕士读书7年,工作连同读博16年,到今天,深深体会到了幸福,在平常而平凡的工作中。

我所见到的充实而快乐的同行,身边的就足够多。我们系里的老师们,来自不同的背景,有着不同的个性和研究方向,为了提高教研水平,用不同的方式在努力工作着。硕士开题刚刚结束,学生们用他们的语言和我说,悲摧啊。我知道,这次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头。

在这个团队工作5年了,我感受到,自己一定要在一个比较适合自己个性的环境中工作和生活,才能发挥自己的特点,才没有白白浪费上天和父母给你的生命和天赋。虽然说,适者生存。但没有自由,委屈求生的那种工作,在你条件具备时请尽快远离,这是对将要工作的学生的寄语。

每次去开专业会议都很开心,一方面可以见到不少老朋友,另一方面,结识了新朋友,学习到了新东西。而我,是个天性懒散的人,能不动就不动,能不写就不写。说话容易,论事难。我很佩服那些既能做事,又能论文的人。

今年回国后,必须要把落下的工作补上去。

先是去上海调研。

周德明赴美前一天在上图古色古香的贵宾厅和我沟通关于图书馆馆员的问题,甚欢。

刘炜不谈工作,谢绝访谈,带着俩美女在上海连续上榜的本帮菜馆请我喝酒,甚欢。

吴建中严肃认真地谈展望,谈规划,建议我应该如何好好为专业工作,汗颜。

王世伟在餐桌人声鼎沸中和我谈智慧城市,苦于我耳不聪目不明,汗颜,还待笔谈后录。

东莞学习中心平台启动,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8019f01017roo.html

开幕式把剪彩的剪刀换成了iPad,东来对他的这个创意得意不已。

估计有人甚欢,有人汗颜。

和范并思、刘洪辉、吴唏三位讨论图书馆趣事,甚欢。

返途车中,与程焕文一起笑谈图书馆界曾经的丑恶故事,并就各自的公益图书馆活动吹嘘了一番,甚欢。

上周带硕士生们去深圳,吴唏馆长自谦:“虽不曾敏于事,但确实讷于言,只有一半的古君子之风。因此,千万不要事先在孩子们面前抬举我,免得到时穿帮。”

硕士生的访谈让吴大师兄滔滔不绝,甚欢。

前几日,凑了一篇美国图书馆员访谈,汗颜没有深度。有人说,照录最好,不要评述是一种境界。咱达不到这境界。于是发给范并思和吴建中,两人都给了我中肯的批评,汗颜。

正在努力改,改的是论文,不是人。

散漫、随意、小资,已经是别人打给我的烙印了。

其实我从小就勤奋、用功,只是经常忙里偷闲,不务正业,看闲书、做闲事。

不管别人怎么看,顺其自然活着吧。

图书馆界(包括学界和馆界),能人层出不穷。我总像是生活在别处。

在界儿的边上,看风景。独好!

原文连接:http://fdoctor.blog.sohu.com/1776019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