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赶拾荒老人的公汽

2011/8/13   点击数:458

[作者] 图书馆人

[单位] 图书馆人资讯

[摘要] 不由得想起杭州图书馆不拒乞丐的新闻。同样的命题,同样的争议,不同的境遇,皆源于城市“容人之量”的存废。上公汽的拾荒老人与进图书馆的乞丐,遭遇的不是有没乘公汽或读书权利的问题,而是这些所谓的“体面者”是否介意和这些穿着举止不够干净文雅的人“共处一室”的问题。事实上,这样的问题在银行、超市等诸多公共场合无时不在发生,随时可见的鄙视、不屑的眼神,令拾荒者、乞丐、农民工等弱势群体屡屡遭受心灵之伤。

[关键词]  老人 杭州图书馆 体面者



一位辛苦捡纸板与塑料瓶的头发花白的老人,带着捡来的几大包物品登上上海82路公交车后,遭到一名男乘客的谩骂,最终,老人携带的塑料瓶、纸张多数都被扔下了车。(《东方早报》8月11日)

不由得想起杭州图书馆不拒乞丐的新闻。同样的命题,同样的争议,不同的境遇,皆源于城市“容人之量”的存废。上公汽的拾荒老人与进图书馆的乞丐,遭遇的不是有没乘公汽或读书权利的问题,而是这些所谓的“体面者”是否介意和这些穿着举止不够干净文雅的人“共处一室”的问题。事实上,这样的问题在银行、超市等诸多公共场合无时不在发生,随时可见的鄙视、不屑的眼神,令拾荒者、乞丐、农民工等弱势群体屡屡遭受心灵之伤。

筑墙以为城,聚人以为市。城市的发展本是吸纳与包容的过程,每个人都能从中找到自己的生活,发现自己的机会,创造自己的价值,完成自己的定位。在阶层的沉淀中,每个人都是城市不可或缺的部分,早已融入城市的肌体。比如这名拾荒的老人,不仅是自食其力的劳动者,更是城市循环的“清道夫”。

物理上的吸纳终究无法取代心理上的包容。当城市越来越光鲜,也开始越来越不喜欢杂乱。城市价值的导向,使得这种追求外表光鲜、歧视低端人群的倾向,植根于普通人的观念,狭隘与冷漠取代了应有的开阔与宽容。一片光鲜之下,却徒显精神层面的浮华、嘈杂与小气。

城市需要内在的包容来涤荡心灵和平息嘈杂,用宽容的胸襟向拾荒者、乞丐等城市底层释放友好与善意,这不是情感上的怜悯,而是行为上实实在在的尊重,让他们享有与城市每个人同等的权利与权益。这不仅是对这些特殊群体的特殊关照,更是城市发展、社会进步以及居民素质提升所必需的。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f1ba890100vy2b.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