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茬 “功利性阅读”和“浅阅读”

2011/8/12   点击数:1698

[作者] 此方月

[单位] 此方月的博客

[摘要] 对于当前烂大街的“功利性阅读”“浅阅读”的提法(主要来自新闻媒体),学生的反感是溢于言表的。 最重要的原因,是它们对这些概念在事实 上并没有清晰、准确、科学的定界。

[关键词]  浅阅读 作者 梳理



对于当前烂大街的“功利性阅读”“浅阅读”的提法(主要来自新闻媒体),学生的反感是溢于言表的。

最重要的原因,是它们对这些概念在事实 上并没有清晰、准确、科学的定界。

谈到“功利性”,一定要谈“经典”,往往只有读“经典”,才能有所谓“功利性”的批判,虽然对“经典” 的认同人各有之,甚至非常的“各有之”,但似乎这些报道的媒体认定的还是那一扎“名著”,而罔顾其他的意见。

“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应该是写书人和读书人共同的责任分担,如果作者在那些“功利性”或“消遣性”书籍中灌输以文化之底蕴、充斥以人文之关怀,又何尝不能为“中华之崛起”产生贡献?何尝不能谓“经典”呢?以日本为例,最有名的阅读产物,一为推理小说,二为漫画,自然它们都有着本身阅读便捷、易于消遣的属性,然而,推理小说的社会派正是以揭露时代弊端闻名,有如森村诚一的“证明三部曲”,近年来火热火热的东野圭吾如《杀人之门》、《白夜行》之类,让读者人性之恶不寒而栗,华裔的历史小说家陈舜臣同样也是以推理小说出道;漫画有如浦泽直树的《monster》描画“纳粹后遗症”,有如手冢大神的《火之鸟》直击亘古以来的人性,从漫画起家的宫崎骏则更不用说。虽然我不知道这些统计机构的经典是怎么算的,但是我几乎敢肯定,以上提到的这些,九十九分之九十九入不得许多经典榜单的法眼。也就是说,读自家的经典读来原都不算数,读者们亏啊!

更有意思的是“浅阅读”的提法。对“碎片似的语言,拼盘似的内容”的阅读只能是“浅阅读”,要对 “完整的图书”的阅读才算“深阅读”。这深深浅浅的功夫,莫非是耳闻已久的房中术?

本身“深”“浅”就不是这种单一的指标可以判别的,要判别 “深”“浅”,至少要考虑阅读时间,吸收程度,更重要的是吸收后的发挥广度和认知深度。

必须承认,碎片式阅读在某种程度上会比完整的阅读缺乏知识体系的梳理,然而,在某种程度上来讲,片段式的汲取更适合消化(学术期刊不就是一例么),要论说要评述,至少也要全面吧。按媒体的模糊定义,我武断地判断,真正的“知识分子”也未必比“知道分子”多上多少“深阅读”。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84a09cb0100ttlv.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