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馆长褚树青

2011/8/20   点击数:1407

[作者] 了了

[单位] 了了

[摘要] 今年,“史上最温暖的图书馆”的称誉被网络给了杭州图书馆。

[关键词]  网络 杭州图书馆 馆长



今年,“史上最温暖的图书馆”的称誉被网络给了杭州图书馆

褚馆是个温和幽默的帅哥

网上报道杭州图书馆馆长是最温暖的馆长。讲的是关于容许乞丐和拾荒者(就是俗话说捡破烂儿的),进入图书馆的事情。其实这不是新闻,也不是杭州图书馆的首创,褚馆还特地向深圳图书馆的吴大师兄解释,你们都实行好多年了,这些记者乱写。

(话外:信不信媒体是一个认知问题。小学四年级九岁那年,我在《参考消息》上看到一则新闻和奶奶讨论,奶奶说报纸上说的你也信?我暴怒,很是认真地和奶奶吵,报纸上还能有假的?我天真地认为那都是真的!后来发觉,报纸上讲的还都是真话,是真的某些人想说的话,想让大家真的相信的话。

现在网络让很多人能说话了,可惜的是,太多的人是乱说话。国民素质和文化养成不是改革开放发展经济就能提高得了的。)

2006年12月参加深圳图书馆举办的我国公共图书馆馆长会议,那次结识了图书馆界很多朋友,特别是发达城市杭州图书馆的褚树青馆长,还有发展中地区湖南省图书馆的张勇师兄。

“从那天起,发觉自己已经爱上了自己的专业,这是经历了若干年的痛苦和挣扎才找到的。而且,必须要在合适的方向、合适的地点、合适的群体中,才能找到这样的感觉。此生幸矣!”(2006年12月我的文字)

早就听说过杭州图书馆,却没有想到褚馆长那么清瘦。我告诉他我在修改博士论文准备出版,需要了解更多实践活动。他马上干脆地说,那你下周来杭州参加我们的会吧。去了才知道,这是一个小型的专家会议,北大老师吴慰慈老先生领着大约十几个业界的专家走访了杭州图书馆山间和社区图书馆。

2009年3月,陪同上海点击书的美方董事Don去访问杭州图书馆

褚馆那天是去参加侄儿的婚礼,副馆长带我们参观新馆,清楚的记得席琳狄翁的My heart will go on回想在播放厅里。我和Don 半天都没反应过来,这真把我和老美都给震撼了。

(今年初在美国,Don邀请我到他在旧金山湾区山上的家里住了几天,他的法国太太做的法式小羊排好吃极了。)

那天晚上褚馆赶回来,请我们和吴慰慈老师一起喝茶。他给我们讲述去美国的经历,刚好赶上911前后,美国的安检把陪同翻译给查的体无完肤,而他几乎不大懂英文的,却一点事儿都没有。褚馆绘声绘色讲述在美国一路上故事,我以前不知道褚馆这么好玩,这么善谈。笑得肚子痛!其实很多馆长和老师都很有趣。但是我们看到的专家访谈几乎都比较严肃,干巴巴的人物和他们的业绩。

今年6月份去丹麦,他发言的第一句大概是练得很准确的英文问候,全场老外都特兴奋,他们对中国只知道北京和上海。褚又说,我的英文和你们的中文一样不好,所以我用中文演讲(这句话何等的智慧和尊严)。他告诉我,他坚持站在讲台前,没有像欧洲人那样满场子乱串来活跃气氛,结果取得很好的反响。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5a923b0100td1q.html 具体报道

(话外:我认为,一定是他儒雅和镇定带来的效应。程焕文老师在某阶段选择研究生和图书馆员的时候,都倾向于美女帅哥。首都图书馆馆长倪晓建在我2005年做博士论文访谈时说,以后我这里流通对外服务的都要23岁以下的漂亮小姑娘,我一定要改变图书馆员都是大妈大婶的样子,养眼也是吸引读者的一个办法。

同时,我还是认为,如果只是金玉其外的好看,恐怕不大长久。面对借还书的读者,漂亮美眉自然有吸引力。但咨询等工作恐怕要具备真才实学,年轻和外貌都不重要。知识才是力量,智慧才最美丽)

2009年9月在上海开中图学术委员大会,晚上一小撮儿在一起八卦,他因为工作出色,物质精神双丰收。我敬酒表示祝贺,他连忙两只手端起酒杯来,说你怎么这么正儿八经地,把我吓着了。这样,我们真正才熟识起来。

8月2日,从苏州动车到杭州,幸亏晓光表弟告诉我杭州的士司机前一天罢工。我本不想麻烦褚馆的,这样只好短信让他派人来接。杭州火车站外面有点乱,真的有点乱,苏州也是如此,比不了上海的整洁有序,这是我喜欢上海的原因。小时候回老家南通路过上海时住在亲戚家,就开始不可救药地喜欢上老洋房、梧桐树、旗袍和钢琴。而后来和上海总是有着纠结。恐怕又有人说我小资。在沙漠中的绿洲出生和长大,从小到大见惯了戈壁,我哪里有小资的环境,更像是戈壁滩上的野草灌木,要在严酷的环境下试着生存,浑身是刺,。

本次在杭州和褚馆大约从上午10点半聊到了下午3点半,详情将会在书《约.束》中写清楚。大致交代如下:

我刚到,一个厂商就拿着一小块地毯样板来,褚馆和大家一起讨论需要的花色和质地;他们研究价格质量等问题的同时,我在他宽敞的办公室四处打量,顺了两本想要的书。办公室很有味道,蛮有情调,绿色葱葱。比较显眼的是,小茶几上摆着一块小牌子,写着:共产党员优秀岗位001。

北大师弟张广钦副教授研究公共图书馆,在杭州挂职,让我好生羡慕。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今天怎么穿的这么朴素?我心想,昨天在苏州还袅袅婷婷穿着长裙着,今天不是拖着箱子赶路么。

我们聊得带劲,并没有告诉褚我下午要走。以至于他送我到电梯时还在说,中午只请你吃了五元钱的小馄饨,是欠账,下次补回来。

谈话结论和书中本节主题:踏踏实实做事,别把自己看得太高,图书馆就是自己做不了别的才来做的(他的谦虚话)。新馆建设、免费服务等都是图书馆努力去向有关部门争取来的。其中的确有些计谋,在此先藏下包袱不抖。

百度上褚树青的词条:

褚树青,1963年生于杭州,军人家庭出身。现为杭州图书馆馆长,杭州市政协常委。童年时期,因喜欢看书,被母亲托人送到杭州图书馆儿童分馆做义务服务员,从此与图书馆结下了不解之缘。1981年,他被分配到杭州图书馆工作。1985年开始跟随老先生从事古籍整理工作,曾得到我国著名古籍版本目录学专家、上海图书馆名誉馆长顾廷龙老先生的指导。作为"薪火传人"的褚树青,如今成为古籍管理的行家,目前担任着浙江省图书馆学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兼古籍版本与地方文献分委会主任,负责全省古籍整理、保护、研究和开发的学术指导工作。

原文连接:http://fdoctor.blog.sohu.com/1819574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