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夜纳凉

2011/9/1   点击数:221

[作者] 桑良至

[单位] 桑良至的博客

[摘要] 村中有条小河,那时候河水一年到头唱着欢乐的歌。两岸的房子对着河道,所以我们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可以好好地欣赏这大自然的音乐,这天籁之声。

[关键词]  小河 深秋 深秋



秋夜纳凉

桑良之

村中有条小河,那时候河水一年到头唱着欢乐的歌。两岸的房子对着河道,所以我们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可以好好地欣赏这大自然的音乐,这天籁之声。

看牛郎织女星是夏天的事。吃了晚饭,人们把竹制凉床搬出来,沿着河沿而放。然后用小木桶在河里提一桶水浇一浇凉床,这样凉床与地面都清洁凉快了。

人们吃了晚饭后到凉床上纳凉。秋天纳凉给人的记忆犹深。农村里春天很忙,农历四、五、六月仍然很忙。入秋了后。农事闲了,人们才有纳凉的享受。

晚上8、9点钟以后,小河的两岸人家的凉床都摆出来了。河道是S湾型,且有坡度。这样使得各家的凉床不在一个坐标轴线上。各家的屋边或有树木小竹,菜园柴垛。所以各家各户说话的声音一般听不到,只有同在河道的一边的某些住户可以共享信息。不过人们没有事相互走走,相互聊天那是经常的事。孩子在凉床上玩,大人一般不走,就在凉床边给孩子赶蚊子、讲故事。

到了深秋,天上的流星多了起来,特别是久旱不雨的日子,天上的流星更容易观赏。人躺在凉床上,眼睛望着天,天上布满了星。观望者往往觉得有意思,于是数一数天上共有多少星。数了一遍又一遍,就是数不准。你数大星,大星边不时地冒出小星,小星里边你仔细看看还有小星。天河好长好长,你找不到它的尽头。有的星还调皮,你数着数着,它跑了起来,从天河的这一边跑到那一边,划出一道雪亮的线条。有的流星从天上掉了下来,走了一半路就没有了。这样最容易引起孩子们的惊呼。大人对孩子说:“有什么稀奇,流星,它们不想在天上了,想下凡到人间,跑到半路上给玉皇大帝一巴掌把它打死了。”孩子说:“如果玉皇大帝不打死它们,它们来到了人间,多好,我们问问它天上什么样子?”

然后大人就给孩子讲牛郎织女的故事。大人指着天河边的星星对孩子说,那一颗是牛郎星,那一颗星是织女星。织女星边上有一个犁弯星,牛郎星边有一颗梭子星。这一对男女苦啊,一年只给见一次面。平时他们隔河相望。有时他们会趁对方不注意,打过去犁弯,或梭子,闹着好玩。你看那牛郎,他是一个汉子,犁弯那么重,他打到河对岸,落在织女身边很近,又不会伤到织女。织女是一个女子,没有力气,一个织布的梭子打到河对岸,离牛郎还那么远。王母娘娘只准他们每年七月初七见面,命令喜鹊去搭桥。七月初七那天普天下的喜鹊都去搭桥去了,人间看不到一个喜鹊。孩子问:“妈,这是真的吗?”妈回答说:“那还能假?”

我们生活在信息时代,空中飞的、水中穿越的、陆地上跑的交通工具齐备,网络与计算机把地球连成一个信息村。没有王母娘娘了,单身的人反而多了,为什么呢?在婚姻理论上,无论你是信奉概率论、扬弃论、信守论、天配论,往往为世间的信息冗余,或杂乱无章而搅浑,极快的生活节奏却叫人无法斩理它们。在一次聚餐会上,人们提及有人不知为什么发信息不愿署名,当问其姓名时,答道:“啊哟,我都给你发过几次短信了,到现在你还不知道我是谁,真是叫人心凉?”信息社会啊,面对那么多冗余的信息,叫人无可奈何。君必须知道准确表达自我,千万不能自负!

好像博客、电子邮件、手机短信、bookface等技术,给人们提供了方便。人们的QQ用昵称、电子邮件不署名、手机短信不署名、bookface还得使用翻墙软件,博客用不署名的消息,或像片。他们自以为:“我写的你还不知道吗?”这是静态社会的心理。另外,网络上运行的一切都有可能被拦截、修改与转发。这样使得人们受累于信息而麻木不仁。

信息化时代,人们往往住在同一楼道的对门,确有着如同牛郎织女一样的距离。事实证明,地球村把远距离拉近了,近距离拉远了。有时人近在咫尺,被信息冲击的远在天边。

“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牛郎织女星。”今天城市生活的人们已经很难领悟其中的诗意了,然而城市生活中的人们应该领悟它当今的诗意。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92290f0100xcyy.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