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库恩范式学说与图书馆学发展状态探究

2011/11/22   点击数:346

[作者] 忽如一烨

[单位] 忽如一夜的BLOG

[摘要] 针对图书馆学是前科学还是常规科学这一问题,认真研读了《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发现库恩所说的‘范式’仅存在于自然科学之中,“图书馆学是前科学还是常规科学”这一问题其实是一个伪问题。社会科学多范式之说,已经变换了范式的概念。图书馆学是一门成熟的社会科学性质的学科,不存在统一的范式,只存在不同的观点和学派,并且处于不断地争论和竞争的状态。

[关键词]  库恩范式学说 图书馆学 发展状态



尹鸿博

(河南大学文献信息研究所,开封,475001)

摘要:针对图书馆学是前科学还是常规科学这一问题,认真研读了《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发现库恩所说的‘范式’仅存在于自然科学之中,“图书馆学是前科学还是常规科学”这一问题其实是一个伪问题。社会科学多范式之说,已经变换了范式的概念。图书馆学是一门成熟的社会科学性质的学科,不存在统一的范式,只存在不同的观点和学派,并且处于不断地争论和竞争的状态。

关键词:图书馆学;范式;库恩;社会科学;科学哲学;图书馆哲学

中图分类号:G250

Kuhn paradigm doctrine and library science development state explored

Yinhongbo

(Document and information institute of Henan University,Kaifeng ,475001 )

Abstract: To this problem of library science is a former science or conventional science,Studied hard a book of "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found’paradigm’of Kuhn saying exists only in natural science, "The library science is a former science or conventional scientific" this question is actually a false problem.Theory of multi-paradigm of social sciences has transformed the concept of paradigm.Library science is a mature nature of social science disciplines,tthere is no unified paradigm, only there are different views and schools of thought, and is in constant state of controversy and competition.

keywords: library science; paradigm; Kuhn; social science; philosophy of science; library philosophy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图书馆学界一直存在着图书馆学是前科学还是常规科学的的争论,论辩双方依据的都是库恩有关范式的论断。[1]11-12而这些论断是发表在他的论著《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里的。最近通过认真研读这部书,发现库恩所说的科学其实专指自然科学,所谓前科学与常规科学也是指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等非自然科学无关。这样问题就出来了,既然图书馆学不属于自然科学那么库恩关于前科学与常规科学的论断可以用吗?

1.库恩范式学说中的“科学”一词专指自然科学,与图书馆学无关

自然科学是研究自然现象、探索自然规律的学科,而图书馆学是研究和探索文化信息的搜集、整理、传播与利用的学科,显然无法归入自然科学的范畴。而库恩《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中的“科学”是狭义的科学,专指自然科学。

库恩指出:“在自然科学的发展中,当个人或集体第一次达到了能吸引下一代大多数实际工作者的综合时,老的学派就逐渐消逝了。这部分是由于这个学派的成员转变到新的规范方面去。但是总会有那么一些人墨守某种老观点,于是他们干脆被排除出这个行业,从此,他们的工作就再也无人理睬了。新的规范意味着这个领域有了新的更严格的规定。谁如果不肯或不能同它谐调起来,就会陷于孤立,或者依附到别的集团那里去。在历史上,这些人往往干脆呆在哲学部门里,反正那么多的专门科学都是从这里孳生出来的。这些迹象表示,有时正是由于接受了一种规范,才使以前只是关心研究自然界的那批人成了同行,或者至少建立了一门学科。在这些科学中(而不是在医学、技艺、法律这样一些领域中,因为它们主要的存在理由是外界社会需要),形成专门化的期刊,创立专家的学会,并在课程中要求专门地位,通常都同一个集团第一次接受某一种规范有联系。至少,从一个半世纪以前科学的专门化第一次成为制度起,直到最近专门化知识已建立了威信为止,情况就是这样。”[2]16

很显然库恩所说的“科学”不包括法律等社会科学,甚至不包括医学、技艺等领域。他说这些非自然科学的学科存在的理由是外界社会的需要。图书馆学存在的理由是什么呢?应该也是外界社会的需要,除此很难找到存在的理由。

库恩指出:“天文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或生物学家中通常很少人对本科的基本论点有所争辩,但这种争辩却广泛存在于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之间。为了要找出这种差异的来源,使我认识了‘典范’(paradigms)在科学研究中所扮演的角色。我所谓的‘典范’,指的是公认的科学成就,在某一段时间内,它们对于科学家社群而言,是研究工作所要解决的问题与解答的范例”。[3]43

“科学家社群”现在大家习惯上译作“科学共同体”。在上述两段引文中两个不同译本的译者将paradigms一词分别译为“典范”、“规范”和“范例”,但是现在大陆习惯的译法是“范式”,其实含义是一样的,对照英文都是一回事。陈耀盛指出:“范式(paradigm)这个名词自从被库恩提出后,已变成科学史、科学哲学与科学思想史讨论中常常出现的概念。该名词在大陆既译成范式,也译成规范,台湾则称之为派典或典范。”[4]81

很显然库恩前述的范例(paradigms)存在于自然科学中,而并不存在于心理学与社会学之类的学科。也就是说在社会科学家当中广泛存在着对于本学科基本论点的争辩,而没有产生象自然科学那样的范例。而范例一经产生就不会发生对于本学科基本论点的争辩。

图书馆学不属于库恩所描述的“科学”,而是《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没有展开讨论的非自然科学的一类学科。

库恩指出:“‘规范’是一个同‘常规科学’密切有关的术语。我采用这个术语是想说明,在科学实际活动中某些被公认的范例——包括定律、理论、应用以及仪器设备统统在内的范例——为某一种科学研究传统的出现提供了模型。学习这种规范,包括许多比前面所举的还要专门得多的规范,主要是使一个新手准备好参加那个此后他即工作于其中的科学共同体。他在那里所遇到的人,也是从同一模型中学到专业基础的,因此在他们以后的活动中就不大会再在基本原则方面碰到重大分歧。根据共同规范进行研究的人们,也受同样的科学实践规则和标准所制约。这种制约以及由此所造成的表面上的一致,正是常规科学的前提,也是某一种研究传统形成和延续的起源。” [2]8-9

2.社会科学不能直接套用库恩关于前科学与常规科学的学说

既然图书馆学不属于自然科学,就当然不属于狭义的科学,那也就无缘于前科学或常规科学的称谓。图书馆学界有关图书馆学是前科学还是常规科学的问题已经可以看出是个伪问题,因为图书馆学既不是前科学也不是常规科学,根本就不属于库恩所说的自然科学专指意义上的科学。那么图书馆学是属于什么性质的学科呢?社会科学是否也存在前社会科学与常规社会科学呢?也就是说社会科学是否也存在范例?是否也存在社会科学的革命呢?

库恩指出:“在生物学的各个分支中——例如对遗传的研究——有了第一个为人们所普遍接受的规范,还是最近的事,而在社会科学中,究竟哪些分支已具备这种规范,还完全悬而未决。历史表明,要使科学研究中意见完全一致,实在是艰巨得很。”[2]12很明显,库恩认为在社会科学中尚不存在为人们所普遍接受的规范,也就是说库恩并不认为在社会科学中存在着多种范式共存的情况。

社会科学不能简单地、直接地套用库恩范式理论,因为在社会科学史上并没有发现统一的范式的存在,也无法区分出前社会科学与常规社会科学的不同的状态,也就很难发生社会科学的革命。社会科学的学科发展模式与自然科学不同,两者的性质不同,产生的原因也不一样。自然科学凸显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人对自然的认识。而社会科学彰显的是人与人的关系,人对社会文化的认识。把自然作为认识主体的人可以形成一个整体,有统一的意志和认识。把社会文化作为认识主体的人却难以形成一个整体,反而分裂成不同的民族、国家、阶级、阶层和利益集团,没有统一的意志和认识。所以在社会科学中很难形成范式,也很难发生以范式更迭为标志的社会科学革命。实际的情形往往是人们在现有的社会科学中不断提出不同的新观点,进行新的争论和竞争。这是社会科学特有的现象。

唐世平指出:“社会科学中学派林立,而这些不同学派之间的争论一直纷扰不休,让人望而生畏也令人迷惑不解。看起来,这些不同学派之间的争论将是无休止的:它们之间的分歧无法被真正解决,它们只能分别宣称自己是更优越的学派。如果把社会科学还原到极致,我们会发现整个社会科学中其实只有11个基础范式。①这些基础范式如手电筒般照亮了人类社会的不同方面或区域。而除了社会进化范式之外(它在其最完整的时候,能够综合其他所有10种范式,所以能够相对完整地理解人类社会),每一个基础范式都只能照亮人类社会的某个有限局部。”[5]84

唐世平所加的注释①的内容是:“本文的‘范式’专指基础范式,‘学派’或‘理论’指基础范式的组合后得出的结果。我将不讨论我所指的‘范式’和库恩的‘范式’和拉卡托斯的‘研究纲领’之间的关系(Kuhn 1970;Lakatos 1970)。这不仅是因为他们的标签一直都受到质疑,更是因为我的讨论可以无须他们的标签。”正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唐世平文中的‘范式’与库恩的‘范式’根本不是一回事儿,是不同的概念。

唐世平把‘范式’加上了修饰词‘基础’,变成了‘基础范式’。还有人使用了‘研究范式’、[6]‘审美范式’[7]、文化范式[8]等概念。这些加了限制词的‘范式’与库恩所说的‘范式’相去甚远,本文没有必要在此加以评论。

美国人泰普斯科特指出:“自从托马斯·库恩(T. S. Kuhn )将‘范式’的概念带进科学的世界以来,它已经被广泛应用于不同学科和社会领域,其意义亦早已超出库恩当初所设想的原意了。它被用于描述一种广义的模型、一种框架、一种思维方式或是一种理解现实的体系”。[9]

“中国哲学界从库恩的《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中借来了‘范式’这一概念,并将之用于对思维方式及其转换的描述。这一时期哲学界虽然进行过对于研究范式问题的论说,但一般而言并不是关于整个哲学思维方式的。此外,人们也在中西哲学比较、不同哲学家思想方式比较的意义上使用范式一词。”[10]

3.无论怎样定义,图书馆学只能归入社会科学部类

图书馆学以社会现象作为研究对象,研究的是人们对于文化信息的收集、整理、传播、利用这一类现象,这不是自然现象,是社会的文化现象。无疑图书馆学应该隶属于社会科学。具体讲如果把人类的知识门类划分为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与哲学三大部类的话,那么图书馆学应该隶属于社会科学部类。

即使按照当前国家权威部门的分类,图书馆学是作为二级学科归属于一级学科“图书馆、情报与档案管理”,然后再向上归属于12个门类之一的管理学。[11]

虽然管理学被定义为综合性的交叉学科,[12]但它显然不属于自然科学,也无法归入哲学,只能归于社会科学部类。也就是说不管怎么说,即使把图书馆学定义为综合性的交叉学科,也只能归入社会科学这个部类。六五计划曾经把图书馆学列入哲学社会科学领域应当加强研究的学科。[13]117

英国剑桥语言研究室的玛斯特曼女士说:“有些社会科学可能是多范式的,经常会有范式之间的竞争,但这并不妨碍它们是常规科学。”[14]玛斯特曼女士所说的所谓“常规科学”是指社会科学,而库恩所说的常规科学是不包括社会科学的。需要提请注意的是玛斯特曼女士变换了库恩“范式”的概念,依照库恩的理论,“范式”是科学共同体共同遵守的规范,两元共存的现象都很少见,更不可能是多元的。如果是多范式的,科学家们将无所适从。所以多范式等于无范式。玛斯特曼女士所说的所谓“范式”,其实是指观点、学说、学派等等。她所说的“多范式”和“范式之间的竞争”,其实就是库恩所说的多种观点、学说、学派之间的竞争。而且她用了“可能”这个词,说“可能是多范式的”。也就是说她也没有完全的把握,也不能负全部的责任。

库恩指出:“‘前典范’时期的特征是‘百家争鸣’、各学派互相竞争,每一学派都受极类似‘典范’的东西的指导;在‘后典范’时期也可能出现两套‘典范’和平共存的情况,虽然我认为这种情况很少见”。[3]45所谓“后典范”时期说的是处于科学革命前夕的危机时刻,新的典范已经出现,还没有完全代替旧有的典范。但是,库恩认为这种两套典范和平共存的情况很少见。

图书馆学目前的状况是多种观点、学说、学派并存,“每一学派都受极类似‘典范’的东西的指导”,虽然没有形成统一的范式,但并不妨碍它是社会科学的一员。

刘艳玉指出:“库恩的范式概念最初指的是自然科学的理论基础和规范,然而社会现象要远比自然现象复杂得多”。[15]168应该说库恩的范式概念始终针对的是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并不是他关注的对象,他仅指出了社会科学家当中广泛存在着对于基本问题的争辩,并指出社会科学主要的存在理由是外界社会需要。笔者认为由于这种社会需要就显得社会科学比起自然科学具备更多的社会文化属性、更少的自然属性。社会科学的研究主体较之自然科学的研究主体受到文化、修养、价值观念、情感意志等主观因素的影响和制约更多,相对来说客观性更少。因此,研究主体受到来自外界的影响和干扰就比较多,出现多种观点共存现象的可能性比较大。

陈耀盛指出:“库恩的学科背景是自然科学,其科学发展动态模式主要是针对自然科学而言的。而对哲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则不完全一样。如哲学,从古代到现代,一直存在着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形而上学与辩证法的各种学说流派”。[4]81可见哲学、历史学、心理学等的学科发展模式与自然科学有很大的不同。

哲学的不同流派都遵循着自己内部的极类似于范式的某种规范而且他们自己也称其为“范式”,可是却没有适用于整个哲学各个流派的统一的范式,这也是不同于自然科学的情况。

杨思基指出:“马克思主义哲学是马克思经历一系列立场、方法、理论视角、逻辑基础的转换以及研究对象的转换而实现的哲学革命的伟大成果。马克思正是由于这一系列转换,使得他所创立的哲学世界观理论根本不同于他之前的任何一种哲学,也根本不同于现当代各种资产阶级哲学,并使哲学成为无产阶级认识和改造现实生活世界的锐利思想武器。而这样一种最终成果就构成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整个理论范式的转换或者叫做哲学革命。马克思主义哲学从它一开始诞生,就是明确地以这样一种宗旨和目标来建构和锻造的,马克思也正是本着这样一种目标和宗旨,对传统旧哲学不断地进行革命性改造,最终实现了他的这一具有革命意义的目标———成就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的崭新范式。马克思在对旧哲学进行革命改造的过程里,所实现的那些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一系列转换,也就构成了马克思哲学范式革命的基本内容”。[16]59显然是因为阶级立场问题,资产阶级哲学家们未能接受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论成果作为整个哲学学科的范式。

4.图书馆学已经是一门非常成熟的学科,尽管存在着争论和竞争

图书馆学的情况显得很复杂,基础理论部分见仁见智,应用部分整齐划一。也有专业学会,专业期刊和专业教育,有统编教科书及大量专著,有专业的职称和学历、学位,也存在着图书馆学家的共同体。但却不像自然科学那样单纯,图书馆学家还在对于本学科的基本问题争论不休,还难以形成共同体普遍接受的范式。可是对于许多基本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共识,似乎有着某种约定俗称的极类似于范式的东西。所以有人就会说图书馆学是有范式的,甚至是多种范式共存的。笔者也曾经著文认为图书馆学是有范式的、属于常规科学,[17]现在通过阅读库恩的原著改变了看法。在这个问题上论辩双方出现认识错误是很难免的,因为认识的对象过于复杂,很难一下子得到正确的结论。

刘艳玉、陈耀盛、王峰、殷正坤、储流杰等认为社会科学也有范式存在,并且是多范式的。图书馆学也是多范式的,并且已经成为一门常规科学。[15]168,[4],,[18],,[19]43-44同笔者先前一样,他们这是对库恩范式理论的误解和简单的套用。所谓多范式,其实就是没有形成统一的范式,就整个学科来说等于没有范式。也就是说对于本学科的基本问题,还是要争论,还是要研究,讲义里还是要写,对学生们还是要讲。还有撰写专著的必要。根本就形不成象库恩所描述的在自然科学当中的那样一种情况,不用写书了,只发表论文就行了,而且这种论文外行人是看不懂的。

库恩指出:“今天的科学书籍,通常要么是教科书,要么是关于某一方面的科学生话的追溯。科学家写这样一本书,很可能会发现他在专业方而的声誉不是得到提高,而是受到损害。专业科学家同其他领域的同行们之间的鸿沟,愈来愈大了”。[2]16-17

图书馆学尚未形成统一的范式,是否意味着认为图书馆学是前科学那一派的观点正确了?答案是否定的。库恩的前科学或前范式指的是自然科学,与图书馆学无关。图书馆学经过200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一门非常成熟的学科,是一门社会科学。不能简单地套用自然科学的学科发展模式认为图书馆学是前科学。

结语:

图书馆学既不是前科学也不是常规科学,而是一门发展到成熟阶段的属于社会科学部类的学科。虽然没有形成统一的范式,但是存在着极类似于范式的某种东西使图书馆学共同体向着促进学科发展的方向共同努力。对于本学科的基本问题一直存在着争论,并且没有形成共识的趋势。相反,仍在提出许许多多新的不同观点,使人目不暇接。

单凭自己说图书馆学有范式或者说自己学派的理论应该是图书馆学的范式那很容易,可是让图书馆学共同体接受某一种理论作为范式那就难了。

马克思·普朗克在他的《科学自传》中检查他自己的生涯时,悲伤地表示:“一种新的科学真理与其说是靠使他的反对者信服,并且使他们同情而胜利的,不如说是因为他的反对者终于死了,而在成长的新的一代是熟悉它的。”[2]125

自然科学的情况尚且如此,更不用说社会科学了。图书馆学不同观点竞争的前景可想而知。既然谁也说服不了谁,那就只有靠岁月的流逝了。“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但愿能留下星星点点的金粒与日月同辉。

参考文献:

[1]王子舟. “图书馆学是一门前科学”质疑——与马恒通先生商榷[J].四川图书馆学报,2000(4):11-15

[2](美)库恩(Thomas.S.Kuhn)著;李宝恒,纪树立译.科学革命的结构[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日期:1980

[3](美)库恩(Thomas.S.Kuhn)著;傅大为等译.科学革命的结构[M].台北:允晨文化实业股份有限公司,1985

[4]陈耀盛.论图书馆学范式——评“图书馆学是前科学”的观点[J].图书情报工作,2000(11):80-83

[5]唐世平.社会科学的基础范式[J].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2010(1):84-107

[6]王超,王秀彦.对高等教育研究范式发展历程的反思与展望[J].大学(学术版),2010(12):19-22

[7]明辉.浅谈中国传统书法的审美范式[J].大众文艺,2011(2):36

[8]方本新.新价值观与创新文化范式[J].中国软科学,2006(11):44-49

[9](美)D.泰普斯科特.范式的转变[M].大连:东北财经大学出版社,1999.2.

[10]王南湜.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范式转换研究析论[J].学术研究,2011(1):1-7

[11]蜻蜓点水等.国家一级学科。[2011-6-10]

http://wenku.baidu.com/view/8e864980e53a580216fcfe98.html

[12]潘昊等.管理学.[2011-6-10]

http://baike.baidu.com/view/20674.htm

[13]黄宗忠.图书馆学导论[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88.3.

[14](英)玛斯特曼著;周寄中译.范式的本质.见:(英)拉卡托斯、马斯格雷夫著;周寄中译.批判与知识的增长.北京:华夏出版社,1987:73-115

[15]刘艳玉.基于本体的图书馆学范式研究[J].长春师范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0(6):164-168

[16]杨思基.马克思哲学范式转换的逻辑基础考察——从主观逻辑的立足点转到一切从客观逻辑出发[J].齐鲁学刊,2011(1):59-64

[17]尹鸿博.图书馆学是前科学吗?——当代中国图书馆学五著作比较研究[J].图书情报工作,2008(12):133-135

[18]王峰,殷正坤.社会科学范式与自然科学范式特征的比较研究[J].科学技术与辩证法,1996(3):31一35

[19]储流杰.论图书馆学范式的当代转换[J].图书情报工作,2004(3):43-47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837c9380100wj6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