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哀悼黄宗忠教授

2011/11/2   点击数:1447

[作者] 桂坡居

[单位] 桂坡居——走麦城

[摘要] 凄风,苦雨,悲秋。一早起来,一向风和日丽惯了的麦迪逊天气突变。晚上参加完麦城华人学者聚餐会回来,刚打开电脑就收到陈博士转来的消息: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黄忠宗教授因病于2011年10月30日仙逝。 虽然人届不惑之年后,对生死之事看得比较淡然,但这个消息对我来说还是太突然了。临来美国之前,我还在学院门口见过黄先生,当时因为有事急着要办,只在路边简单聊了几句。谈话内容现已模糊,但先生清瘦温和的面容,轻快稳健的步伐,却留给了我一个再也抹不去的印象。我是读着《图书馆学导论》走进武大校园的。黄先生对于中国图书馆学教育及中国图书馆事业的贡献,历史自有公论,自不待吾辈妄评。

[关键词]  武汉大学 中国图书馆学 哀悼



凄风,苦雨,悲秋。一早起来,一向风和日丽惯了的麦迪逊天气突变。晚上参加完麦城华人学者聚餐会回来,刚打开电脑就收到陈博士转来的消息: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黄忠宗教授因病于2011年10月30日仙逝。

虽然人届不惑之年后,对生死之事看得比较淡然,但这个消息对我来说还是太突然了。临来美国之前,我还在学院门口见过黄先生,当时因为有事急着要办,只在路边简单聊了几句。谈话内容现已模糊,但先生清瘦温和的面容,轻快稳健的步伐,却留给了我一个再也抹不去的印象。我是读着《图书馆学导论》走进武大校园的。黄先生对于中国图书馆学教育及中国图书馆事业的贡献,历史自有公论,自不待吾辈妄评。

我与黄先生的机缘,更多的是通过《图书情报知识》结下的。作为《图书情报知识》的创刊人之一及第二任主编,黄先生退休之后仍一直牵挂着刊物的发展,不仅给刊物提了很多建设性意见,还在刊物出版第100期之际,亲自撰文以示纪念,并提出期望若干。殷殷之情,不可言表。退休多年,先生仍像精力旺盛的年轻人一样关注着世界图书馆事业的最新发展。2004年,先生利用去美国探亲的机会,走访了波士顿、匹兹堡、克里夫兰、布法罗等地的大学图书馆和公共图书馆,回国后撰成了2万多字的研究报告《数字图书馆发展的新阶段——关于Google、欧洲数字图书馆筹建的评价与对策》。2010年8月,先生还发表了《论图书馆学研究的国际化、本土化、专业化》。他就是这样一位真正将对图书馆学及图书馆事业的热爱融入生命的长者。我们沉痛哀悼和怀念黄宗忠先生,就要学习他对事业的全身心热爱,学习他为人的高贵品质,学习他为学的国际视野。

后学明杰敬挽:珞珈痛折参天树 图林齐喑一学人

黄宗忠先生万古!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c014a00100vwny.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