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范并思的书有感——图书馆历史就是图书馆学

2012/2/24   点击数:1385

[作者] 王梅的图书馆

[单位] 图书馆员:王梅

[摘要] 最近用清早的一大块儿时间用来阅读范并思老师的那本《20世纪西方与中国的图书馆学——基于德尔斐法测评的理论史纲》的书,该书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对20世纪西方图书馆学进行了纲要式的介绍与点评;第二部分在遵从测评结果的基础上,对理论素材进行了舍弃与补充;第三部分将信息分析方法用于图书馆学基础理论史的研究等内容。

[关键词]  图书馆历史 图书馆学 图书馆界



最近用清早的一大块儿时间用来阅读范并思老师的那本《20世纪西方与中国的图书馆学——基于德尔斐法测评的理论史纲》的书,该书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对20世纪西方图书馆学进行了纲要式的介绍与点评;第二部分在遵从测评结果的基础上,对理论素材进行了舍弃与补充;第三部分将信息分析方法用于图书馆学基础理论史的研究等内容。

这本书是半年前我从图书馆里借回家里看,当时我就觉得它是中国图书馆界学术类书籍“完备的名著”!把20世纪这个中外图书馆重要时期的历史声声有回音的娓娓道来!那时是断断续续的看,随意的看,在最近的一段清早的时间才是全身心的、连续的阅读。其实图书馆学就是图书馆历史,或者说图书馆历史就是图书馆学。不知道不懂得一门学科的历史和它的来龙去脉,就好比是不知道一门学科,尤其是不知道这门学科的精髓和灵魂所在一样。

而一直以来,我对图书馆和图书馆学的历史只是一知半解的状态,毕竟不是图书馆学专业出身,半路出家的和尚虽然也是和尚,虽然也在念经,细听听,这念出来的经,听上去总是少了一个半个的音儿,总是感觉走了一个半个的调儿一样。这少了一个半个的音儿走了一个半个的调儿,其实就是这门学科的历史和对历史的感悟力和理解力,因此十分遗憾。所以,感觉到了这个遗憾,那就啥也别说了,别停下,补回来就是——哪怕是舍得拿出清早的光阴。

因此是获益匪浅,在头脑如此清净的情况下,读如此理性的文字,而且还是图书馆学方面的理性的文字,而不是感性的文学也不是智性的哲学的文字,而且阅读的居然是那么的心无杂念,那么的津津有味儿,以身心俱在桃花源一样的自安自静,自娱自乐,如此这般心甘情愿,这在自己这里好像不太常有这个享受,因为在什么时间去阅读什么书籍,其实人赋予自己的选择是需要一番心思和情感的付出的。因此真不知自己在精神的价值观上是升华了还是堕落了——管它呢,无论是升华还是堕落,就当它是光荣与梦想好了。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1ce2a20100wro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