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狗子

2012/4/5   点击数:1376

[作者] 听话丫头

[单位] 小打小闹

[摘要] 二狗子被送走好几天了,具体哪一天也不记得了,好像是上周五的晚上,先生的一个朋友请我俩去小白房吃烧烤回来,他的一些发小在楼下的小酒吧里等我们,在那坐了一会儿,先前答应收养二狗子的兄弟已经做好准备,于是我们从小酒吧里出来,收拾一下,将二狗子装进了那个它来时的箱子里,我们搬着猫粮,猫砂,先生将二狗子的所有物品收拾好,一起拎着下楼了。二狗子很讨厌那只箱子,新主人很温柔地将它送进去,它的眼睛里布满恐慌。

[关键词]  二狗子 洗澡 限度



二狗子被送走好几天了,具体哪一天也不记得了,好像是上周五的晚上,先生的一个朋友请我俩去小白房吃烧烤回来,他的一些发小在楼下的小酒吧里等我们,在那坐了一会儿,先前答应收养二狗子的兄弟已经做好准备,于是我们从小酒吧里出来,收拾一下,将二狗子装进了那个它来时的箱子里,我们搬着猫粮,猫砂,先生将二狗子的所有物品收拾好,一起拎着下楼了。二狗子很讨厌那只箱子,新主人很温柔地将它送进去,它的眼睛里布满恐慌。

我们有一个多月没有给二狗子洗澡了,亏待了它了。就在它要走的前几天,二狗子非常乖地依偎在我的脚旁,用身体蹭我,向我示好。我摸摸它,与它眼睛对视,然后跟它轻声地说妈妈爱你。

先生也说二狗子总是蹲坐在门口,因为它想得到我们的关注,先生说,他从二狗子身上学到了一些东西,想要招人吸引用在人前不停地晃的方法效果并不好,往往适得其反。我想,二狗子只是觉得孤独。

二狗子是一只很纯种的猫,它很少理人,我想,如果它过得好,它不会甘愿放下自己的高贵去取悦。它认得自己的主人,它知道谁在替它清理排泄物,它知道谁在给它吃食,它甚至知道自己用多大尺度的“错”来挑战它主人脾气的限度。是我们对它不够好,没法给它提供安适的生活。

二狗子很少叫,它沉默不语,走路也是轻声蔫气的,不像雄性动物那样勇猛。当然,这或许是性格的缘故,男人也并不都是像真男人。二狗子从没去过外面,它总是站在窗前,默默地凝望那条充满生机的街道,注视良久。我想,它也是向往外面的,可是外面的凶险并不是二狗子所能想象得到的,我也很难想象假如有一天二狗子变成一只流浪猫,它会有怎样的经历?当然,二狗子的命运不会沦落如此,它自会有人来护佑,看在它纯种的份上。

有时候我想,猫或者狗,是不是生来就接受了自己要被人送来送去,要靠吃不同人家饭保证自己生存的命运?有多少猫狗能够由一人看到它的生死终生,不被抛弃?它们还能否记得给了自己生命的母亲,能否记得哪个主人对它好坏,能否明白是什么样的愿因导致自己易主?猫生无罪。

二狗子不喜欢我,我也不是很喜欢二狗子,可能我不是它的主人,它对我充满警惕,它时常能感觉到我剥夺了它许多欢乐,它的主人结实了新朋友,关注它的时间变少了。曾经一度,二狗子到处撒尿以示抗议,床上,椅子上,窗帘上,角落里,衣服上都是它的气味。或许它也不是向我示威,只是它长大成人了。我喜欢直视它的眼睛,尽量温柔地看它,猫的灵异让我悚然,它真的能感觉到我细微的情感,有一次我抚摩它的头与它亲昵,它迅速地伸出爪子抓伤了我的手背。

前两天,先生去二狗子新主人家,他说二狗子还是想表现得和他很亲昵,但是它似乎明白了他已不是它的主人,不该用对主人的热情招呼他,先生说心里很不是滋味。

二狗子,祝你一生幸福,在新主人那里找回你逝去的温暖。

猫生如人生,只念随遇而安。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28b7af0100y8pv.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