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新---从迷失到坦然

2011/10/19   点击数:606

[作者] 周剑的博客

[单位] 周剑的博客

[摘要] 我周三到科技处了;对方很纳闷,查新XX大学为什么很快,而我们要这么久。人家可以收500,你们怎么1200。甚至一个老师还在科技处大吵一顿,还有一些对我们不利的消息。

[关键词]  科技查新 服务质量 图书馆工作



本感想初始贴在E线上面,现在慢慢把其它地方的信息迁移到这儿来。所以再贴了。

http://www.chinalibs.net/bbs/showtopic-54722.aspx

1.

潦草混乱的查新过程

我周三到科技处了;对方很纳闷,查新XX大学为什么很快,而我们要这么久。 人家可以收500,你们怎么1200。甚至一个老师还在科技处大吵一顿,还有一些对我们不利的消息。

查新,我相信,大家都明白怎么回事;如果没有行政命令,还会有鬼到查新站来。

专业素养而言,图书馆或者其它查新员,肯定抵不上院上老师的;课题申请人心里面清楚地了解这一点的;有化学老师电话即“明确的说这个话”。

因此,造成的局面:查新人员,相关专业的还好,还可以装模作样的检索一番;专业不一样的,甚至跨度很大的,就痛苦了。逼迫无奈之下,邀请委托人亲自上阵或他的研究生一块检索;慢慢演变为,根据委托人综述和参考文献,忽悠一个报告,甚至委托人自己写好,签字OK。不少高校,3-5个查新人员,即可搞定500-700项查新,海陆空、美英日、飞的爬的游的打洞的,包搞定。日常的话,拉一个“导弹”来,也可以证明它有问题,或者没有问题,甚至是6个小时搞定。偶崇拜啊,偶吐血啊。

2.心灵的迷失

从科技处回来后,心里异常失落;因为我想要的政策倾斜,今年比去年更不如,墙上我们的标志、网站上面我们的链接都没有了。尽管我向对方解释,去年博士点基金有18%的课题,被我们检索出来创新点有问题。但对方认为,这个查新对课题审批若有若无,无关痛痒。不必太上心;我内心甚至怀疑,对方认为,我们太把这个当回事了。

我们,至少我,把这个太当回事了。我抱有朴素的想法,对方虽然对图书馆的学术能力持有怀疑,但至少对检索能力是肯定的,他内心或多或少,抱有期望,交了1000块钱,找点文章出来也好啊。因此,我们应该通过这个过程,体现我们图书馆的才能。我平日的言语既是,“我永远不相信,专业不一样的人,一天可以做一个国内外查新”。因此,我要求查新管理岗,尽可能靠近专业分配,也一再要求图书馆,能够规定“查新资格证的人年度4项;硕士毕业者年度2项”,这样保证专业服务。

但从科技处回来,我真的动摇了;动摇我的信念,动摇图书馆的本质。我很纠结,这两年,我是最痛苦之人,留给我的都是大家不要的,超难的数学、材料之类,中文看都看不懂,检索分析5-6天,还是需要对方来解释,痛苦非凡,年末一看,查新量很少,提成为0或者400(别人是后面再添0),还授人以柄,“Mr. zhou查那么少”;而且不足4成获得老师好评,自己内心甚少成就感。

正巧,Mr Li.与Mr. Chen也提出这个疑问,“我们有必要赫哧赫哧卖力干嘛,XX大学那种不是很好吗”;我很犹豫,我是否可以….一天一个呢,图书馆是否可以放任…..;我真的动摇….

正巧,一个数学系的来了;今天来,明天要;偶的娘啊,我不可能做出来的,图书馆也不可能有人的。我横下条心,给对方说,我确实没有能力,是否可以帮忙做,我来审查就是,加急费我不要了。对方落得其好,满口答应。我也觉得,这样不错呢….。

虽然我很鄙视我这样,但我还是觉得,“这样不错呢….我又完成了一个;这1000的收入也没有跑到其它图书馆去”。

我内心还是觉得,这样不好,对图书馆形象不好,委托人,越发蔑视图书馆,越发看不起图书馆。

3.机会啊机会

查新,基本上是一锤子买卖;许多委托人,1年也就这么一次到图书馆来;如果他中了,那么3年可能也就是这么一次。而查新委托人,基本上在校内属于高端人才,学术上面有影响力或有潜在影响力;因此,如何在这一锤子买卖当中,体现我们的专业能力、服务水平,进而展现图书馆形象,或者让对方认为,图书馆还有那么一点点一丁点用。

“靠搬书是给图书馆带不会荣誉的”,这些查新委托人,今后即成学校学术骨干,我们能够在他心目中,占据一个位置,是否对图书馆有利呢。而且有几个图书馆,确实闯出了这样一条路。

我们学术能力不够,可以,但若是根据专业来进行分配人手,至少保证检索文献“齐全”;保证老师心里彻底放心。有些类似于好几个老师出钱来做博士论文开题的“文献检索”代查代检业务。我们如果在查新过程中,能够做到这一步,老师也会对我们高看一眼的,不会有老师鄙视我们“您们的数据库还没有我手上多,我都检索过的了”。

如果能够凑巧,对课题创新点提出疑问,我相信,老师是认为,这1000元钱值得了。小兵兵,都看出问题,那…….可想而知。

查新,是否可以推动代查代检业务呢……

4. 走出泥潭

今年迄今做了2个,还有一个,上面说的数学的,正在复核。第一个数学的,看了2天基本看懂他要干嘛;第二个,地科的,中文可以轻松看懂。

数学的,花了1天检索论文,1天做简单的筛选,依旧痛苦和悲哀,看不懂,看不出哪儿与哪儿有区别,因为,通篇都是证明过程,都是英文;国内就委托人在做,仅有2篇文章。委托人奶奶去世,查新委托交给我后5天回来,其间我又不好打扰请教他。痛苦啊…..。他一回来,我即请他来协商,给他讲,我选了XXX几篇文章,您帮忙解释一下,这个这个哪个哪个有啥区别;我选的文章是不是密切相关的。对方看了看,当即说,Mr zhou,文章没有错。“这一篇,您怎么找到全文的”。哪一刻,我心里稍稍有些安慰。

地科这个,很轻松;英文我也能看个大概;但检索出来,有一个查新点委托人本身已经有研究;我即提出,这个查新点,是否可以从新拟定,“不同海拔高度”,如今有了2个海拔高度,可以修改为,每隔300米,或者500米,这样好些。对方欣然….从往来的几次电话中,对方甚是高兴。

5. 图书馆的道路选择

我本来已经决定,部门会议及查新研讨,即暗示“快干大干”思路的。但我如今,真的改变了这个想法。从科技处回来我给Chief Librarian Wu汇报,Chief Librarian说,我们两条腿走路,对方要求快我们也可以快,创收压力大啊。

粗略估计,流失到XX大学的项目,大概10个;因此,我们有必要为了8%的客户,而丢失我们图书馆的“价值”吗。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即使简单的体现检索文献的能力,给图书馆能够挣回来的,1万块钱肯定有;但更多的是,荣誉和尊严。

原文连接: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42006-4986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