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蒙演讲实录:《现代性 文化与阅读》

2012/11/29   点击数:443

[作者] 吴建国

[单位] 吴建国的博客

[摘要] 在2012年中国图书馆年会闭幕式上,著名作家、前文化部部长王蒙先生担任主讲嘉宾,围绕《现代性文化与阅读》的主题,作了长达40多分钟的演讲,给参加中国图书馆学会年会的图书馆人留下了深刻的思考和启示。他认为,虽然现代化多媒体的阅读方式对传统阅读的影响巨大,但读书不能被代替。

[关键词]  演讲实录 现代性 文化 阅读



在2012年中国图书馆年会闭幕式上,著名作家、前文化部部长王蒙先生担任主讲嘉宾,围绕《现代性文化与阅读》的主题,作了长达40多分钟的演讲,给参加中国图书馆学会年会的图书馆人留下了深刻的思考和启示。他认为,虽然现代化多媒体的阅读方式对传统阅读的影响巨大,但读书不能被代替。特转载如下:

王蒙:谢谢詹馆长的介绍,我有机会在这样一个很盛大的年会上和大家交流,我感到很高兴,我也很惭愧,很不安。我又怕自己一些零零碎碎的想法还不是很成熟,功底还不够,好在咱们就是这个会已经快开完了,我这是给大家补一段白吧。为什么呢,因为我最近真是很喜欢思考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平常可以说在中国在世界都是最有传统的一件事,读书。我们现在读书似乎遇到了一些新的挑战,遇到了一些新的问题,所以我想就现代性文化和阅读这个问题说一点自己的看法。

我用的是现代性,这个现代性我们国内用得并不多,这更多的是外国喜欢用的一个词。我们用的词是现代化,这个现代化呢,还在文革没有结束的时候,应该是1975年,在第四次人代会上周恩来总理就提出了实现农业的现代化、工业的现代化、科技的现代化、国防的现代化,简称四个现代化。这个说法和西方学者用的现代性既一致又不完全一致。西方所说的现代性是一个整体,包括管理的现代化,包括体制的现代化,包括生活方式的现代化等等。

作为我们国家的一个大政方针,这四个现代化是我们的社会主义的现代化,这是无可怀疑的。而且我们这方面已经取得了非常大的成绩,带来了生产力的大发展,带来了生活质量的提高,生活方式的变化。但是在国外也颇有一些人对这个现代化喜欢打一个问号,尤其是西方的左翼知识分子,所谓西马,就是西方马克思主义者,都有许多对现代性的置疑,都有许多对于发展的置疑。因为这个现代性在带来这个大量的进展的同时,也带来一些问题,比如这个世界越来越显得单一化,比如说大自然环境受到了越来越严重的破坏,比如说有一些民族的传统的文化保留不下来了。所以这个就想起早在文革当中张春桥曾经有一个说法,当然中国的四人帮这又有另外的问题,这不能和西方,也不能和西马相比。张春桥是反对现代化,他说现代化就是西方化。它带来了许多一系列的问题。

现代性带来了科技的巨大进步,带来了获取信息与知识的手段的迅猛发展,带来了传媒的发达,传媒的发达日新月异。信息量急剧地增加,以至于被称为信息爆炸。还创造了大众的广泛参与条件,使文化民主,使公民的文化权力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保证和进展。在这样一个进步当中,市场、传媒都有巨大的作用。我们国家现在已经是全世界上网的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现在还比美国可能略略少一点,我想用不了几年肯定就会比美国多,因为我们的人口多。现在会上网的人多了,如果连手机上网都算上的话,我个人估计可能现在已经比美国更多了。

西方有一种论点,就是认为电脑的使用、网络的使用本身它会提供一个消除专制和独裁的可能,消除集权政治的可能。我顺便说一下,现在这个集权常常写错字,我这里讲的要批评的要谴责的集权是北极南极的极,不是集中的集。集中的集那是一个行政管理,是分权还是集权,那个本身没有任何的贬义。但是这个极端的极,极权,这指的是专制和独裁。 

早在九十年代的初期,有一次当时的驻美国大使叫做(瑞校减),还有我,两个作家一块吃饭,他就说美国人的观点认为允许个人电脑和使用电脑的国家不能算集权的国家,那个时候还没有网络,现在还有了网络了。文化民主是一个非常令人喜悦的一个现象,我们现在看到网上,我不知道这个数字,我想起码是几百万人在那儿开博客,开微博。他都有发言的权力,当然也有一些管制,有一些管理,全世界都有管理。但是在这有管理的同时,毕竟有各式各样的声音,有些喧哗的声音,有些歧异的声音,有些不同的声音。我们国家还挺有意思,就是网民的监督,这个网民的监督技术是非常地高超。谁谁谁戴什么表,他戴过几种表,说在网上已经发现他戴了八十多种表了。由表哥变成表帝了,这种监督技术真是算是非常精明的。抽了什么烟了,反正现在网上已经出现了这样一些监督。而且我们的有些领导人,包括最主要的领导人,胡锦涛同志、温家宝同志也都曾经通过网络和网民有直接的对话和交流。我们可以看出来这方面所起的一些积极的作用。

但是它对传统的阅读这个挑战性也非常强,这个传统的阅读在近二、三十年来受到的挑战太多了。首先就是多媒体和视听技术,因为视听信息它比一个文字信息、符号信息容易接受得多。很简单,比如一个爱情故事,你看上它,三百行爱情诗,或者读上二十页对爱情感情的描写,这是很动人的。但是如果这个变成了一个电影、电视,或者是其他的音像产品呢,你看到的是美女,是靓仔,你看到的是他们的眼泪、拥抱、接吻、上床,推下来,打起来,各种的纠葛、纠结,容易接受得多。那个能够认真地阅读三十页爱情诗或者是小说的人,假如说在一个范围之内是一百个人的话,那么很乐此不疲地看那个视听画面和音乐和声音,包括里边的各种的,里边同样可以做得很高雅,也可以做得很刺激,很通俗,很吸引人。那也就绝不是一百个人,很可能是一万个人或者十万个人同样的一个范围之内。

然后到了网络的这个挑战就很厉害,这个在全世界已经表现了这个特点,我们知道在台湾原来有两大报系,一个是联合报,一个是中国时报。这两大报系影响大得不得了,赚钱也赚得多得不得了。现在他们相当地艰难,就是因为网络的这些信息,这些东西已经取代了报纸。严重到什么程度呢,一个又一个的语言,文学将会死亡,诗歌将会死亡,小说将会死亡。他们的理论就是谁去看你的小说呢,你不是就是描写,假设说是二女一男,或者二男一女,或者三男两女,他们的这个感情的纠葛,这个如果你是看电视连续剧,看电影、看大片,看3D,看4D,那不是好看得多吗,也容易接受得多,也不费劲,也不伤眼睛。所以就已经开始有这样的一些语言。

有时我觉得非常有意思,就是我们的传播手段,我们的传播工具,我们的信息科学,我们的信息技术越来越发达。而对享用和使用这些手段的人,对他们的要求越来越低。读书,写书的人需要写得好,印书的人需要印得好,同时读书的人我们也要读得好。比如说我们要专心,你不专心你是读不了的,不能很好地读书的。各图书馆是很安静的,图书馆里那是不应该有噪音的,不能有窃窃私语的,不能出那些声音的。而且它只有在还有相当的领略能力,领悟能力,想象能力,那才能把书读下来,才能在这个读书当中得到无限的乐趣。

但是现在呢,传播的手段、复制的手段、下载的手段越发达,它对这个使用者,对这个使用主体的要求就越低。你只要会敲几个键,你只要认识这几个键,就完了。因为我也多次访问过美国、欧洲的一些国家,他们的电器,他们说明书,他们也讲过,我也参观过他们一些企业。他们有什么理念呢,就是我们这些物品,我们这些说明书是给白痴准备的,越简单越好,傻子也能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你不看说明书你猜也能猜得出来,手一碰就行了,就对了。这就是什么呢,就是获得信息的便捷化和舒适化,正在形成获取信息者的浅薄化、单一化、消费化。

过去读书是很认真的一件事情,尤其是中国人,中国人是很提倡读书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虽然说得俗一点,它无非是告诉你通过读书你可以改变你的生活,你可以取得更大的人生的成就。可是现在呢,读书它可以变成一个消费,变成一个非常轻松、舒适的消费。我今天下午参观了一下咱们的展览,咱们展览非常地好,我深深感觉到自己落在后边,我也完全祝愿和希望咱们各地的图书馆,包括国家图书馆,发展一些新的科学,新的技术,能够给我们图书馆来的读者们以更好的享受。

这方面都在探索,早在1980年我第一次访问美国的时候,美国已经在宣传,说他们出的儿童读物里有会唱歌的儿童读物。其实非常简单,比如你写的是一个童话,是两只鸟的对话,那么你翻到这一页这两只鸟的时候,它那个电池电就开通了,一翻开就把开关打开了,然后里边就出来鸟叫的声音了,然后里边还出来英语的对话的声音。书会唱歌了,书会说话了,然后是书有香味了,你读到这一页的时候它会产生出香味来。我通过今天下午的参观我也知道咱们东莞的香料,馆香非常有名,到某一页它就可以有香味。

然后美国又发明出来了,从它这里头最后两页是可以吃的,说读完了这个书最后两页呢,味道跟饼干差不多,或者和巧克力差不多,或者和加苏格兰威士忌的巧克力差不多。这人的这种想象能力用这种方法来吸引儿童看书,我相信都是非常成功的。但是呢,我也杞人忧天,我杞人忧天就是咱们以后看书谁还特别认真地在那儿阅读与思考呢?咱们等着听唱歌嘛,咱们等着闻香味好了,那将来它可能各种性能越来越多了,读这个书还能起中药的作用,能补肾,读那个书能平肝,读那个书能化瘀,然后它还能够提供少量的营养,或者里边还有咖啡因,还可以提神。

如果我们的阅读不是以语言和文字为主要的符号,而是以各种的直观的或者直接享用的视觉的、听觉的、嗅觉的和味觉的这种器官感受为主要的渠道的话,它的好处是热闹、丰富、容易接受,但是它的坏处就是思想浅薄。这里有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能够最深入地介入人的思维的恰恰是语言和文字。音乐当然可以有很深刻的内容,音乐通过听觉你可以有非常深刻的思考,但是当你从音乐的思考变成了思维的时候呢,你中间已经有大量的语言和文字你的积累、你的知识、你的思想、你的观念介入。比如说假设说你听的是柴可夫斯基,你从这里边感觉到他的某些忧郁,它的美丽,它的浪漫。他对人生的这种渴求。

如果你这么想的时候,你已经有一批语言文字的符号在你脑子里浮现。如果你是听贝多芬,你想象到了她的雍容、华贵,它的那种力量感,那种全面的力量感,这也是有文字符号介入,这里我不细说了,因为语言学家、心理学家,这都是大家很有兴趣的问题。就是人的思想能不能脱离开语言和符号。有人说能,有人说不能,不管能和不能,语言和文字在人的思维当中起的作用最大,比别的东西大。所以如果书籍变成了视听,甚至带味觉、带嗅觉,可以吞下去,可以泡水喝的东西以后呢,它的那个介入思维的能力反倒会降低。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外国也在讨论这个问题,就是浏览的习惯正在代替阅读。浏览什么意思,就是飞速,数量非常之大。有一个数字我没弄清楚,因为这不是我直接学来的,我是间接听别人说,看别人的文章看到的。它说世界有一个统计,就是上网的人在网络上的浏览平均它的最长时间是看一页的时间是31秒,中国还低于这个数字,中国人是20多秒就算看得非常长了,深思熟虑了,拿这一页看了二十多秒。还有两个东西让我不安,说用手机上网,现在全世界第一的是中国。外国人他把这个上网略略还要稍微心情集中一下,要坐在桌子前面,或者起码他没有桌子的话,如果他在飞机上上网,或者是用电脑的话,他把电脑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然后至少要把一个笔记本电脑打开,或者是台式的电脑打开。

但是手机上网我们中国人第一,还有人告诉我,说他们在国外旅行的时候,看到外国人在地铁上读小说,读厚本的书,读报,这个我倒是,我过去就注意过,他们阅读在铁路上,在飞机里边,在火车上,因为汽车很难摆,汽车颠得很厉害,毁眼睛。我当时的感觉,就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时候,苏联人读长篇小说,苏联莫斯科的地铁都是这么厚的书拿在手上,甚至他靠着那个,他没有座,他倚靠在那个铁杆上读小说。英美人读报也是拿着厚厚的报。现在听说他们在这些地方旅行的时候还是有这种现象。可是中国几乎百分之百全是读手机,就是他浏览,浏览和阅读这是两类活动。浏览不是特别有用的他不专注,它的量非常之大,我们看一下(祝首朋)先生帮我做的投影,就是文学网站,如果你点击一下文学网站,马上电脑的屏幕上出现的就是吓你一跳,一大片,新浪图书、腾讯图书、搜狐图书、网易图书、潇湘小说等等。

它非常多,非常多而且它不可能专注。多了以后人的最大的特点就是他无法专注,我常常想到就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一些中等城市开始有电视,就是那时候我在乌鲁木齐,有电视,那时候电视整个的问题就一档电视节目。我在这个电视节目上看《红雨》电影12次,看《春苗》15次,看《决裂》8次,而且那个时候常常放着放着没了,没了过了一会儿又开始了,开始的时候它先出现两个字,故障。然后还有看着看着停电了,又过了一个小时以后,它突然又来了,来了以后呢,那屏幕上先出现两个字,停电。所以我女儿还没上学呢,她最早认识的四个字,一个是故障,一个是停电。

尽管如此,那个时候我看这个电视我知道我看的什么,现在呢,我有机顶盒,机顶盒上我能收到的起码有80多个频道,另外比如说反正我那时还照顾我们,我们也能落地的有凤凰中文,凤凰资讯,还有华娱什么这些等等。这样的话这一晚上我真不知道我是看的什么,因为看着看着还不如看李娜赛网球,一打开看李娜连着输俩,换别的,看围棋吧,看围棋又看电视剧,虽然看这个剧情完全不合道理的,都是间谍,看那个戏你会看到每一百个人里起码有26个是间谍。所以它的浏览造成这种人获取信息的一种新的态势。这个事美国人非常敏感,我1980年第一次访问美国,1982年第二次访问美国,到纽约参加一个会,那个时候我在美国看到这个文章,那时美国刚刚开始制造出来,就是看电视那摇控器,那控制板。有一帮知识分子认为这个控制板在造成美国人的智力下降,为什么呢,它太容易转移他的对象,它可以轻易地转移对象,他不必专注,持续地专注,专心的注意力。

因为心理学家很讲究注意力,注意力是一个人的精神能力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你能不能把你的精力集中注意到一个课题,一个对象上。以至于甚至提出来说是像控制板这一类的器具的发明造成了人的精神的恍惚,造成了他这山望着那山高,造成了他没有注意力,没有后续跟踪,对一个问题我有后续的跟踪,没有。造成了不负责任,有的我看我都觉得小题大作,有点故弄玄虚。就是美国人在性关系上越来越不负责任,就因为跟控制板的发明有关系,他换一个性伴侣就跟按那个键一样,一按就跳一下,这一看又不好,又跳一下。这个说法我们可以不同意,但是他们,以至于好莱坞还出过这种电影,这种反面的科幻。就是浏览是不能够代替阅读的。

在这种情况下人的趣味和生活方式都变了,好处是什么,大众参与很容易,一切你都要考虑大众的参与,所以你都要娱乐化,都要消费化。我们请看一看,现在我们很多严肃的节目也都在往消费化上走。百家讲坛越来越像说评书,与其变成说评书才好呢,我不是贬低说评书。卫生节目,卫生节目都在变。连那科教节目,科学知识节目拼命地给你讲故事。有些科教节目是很好玩的,它讲而且讲得非常长,讲得人靓男俊女口齿清晰、声音婉转、态度良好,就是那个内容实在没有科学含量,连法制节目也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的迷魂故事。这种传播手段的发达还有产生一个问题,刚才我说浏览代替阅读,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传播比内容更重要,拿讲解来说,一个人口齿清晰,音质美好,说话生动,手势完满。这些东西比他讲什么东西都更重要,你有没有真知灼见,有没有真才实学,比那个都重要。

这种情况下大众参与的结果呢,也产生了一个问题,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就是在发展文化的民主的同时,怎么样才能有我们的文化的精英,文化的人才,文化的大师,文化的巨匠。比如说我们讲到中国的文学,我们当然强调人民是艺术的母亲,诗经里最受欢迎的还是国风,各地的民歌。但是与此同时文化人还是需要大家的。我们讲楚辞汉赋,明清小说的时候,我们不能不想到屈原,司马相如,或者李白、曹雪芹、关汉卿、王实甫等等。我们去法国,法国最震惊的,最给人以冲击的就是它巴黎的先贤词,一直到居里夫人,一直到约里奥居里。所以它第一需要民主,第二需要精英,需要人才,需要天才,需要划时代的人物,需要高端的果实。

那么现在看呢,同样也有这个问题,就是这种经典性的、高端性的东西越来越少。而靠传播手段的先进,靠传播上的成功变成了传播明星、电视明星、网络明星,但是它的文化含量、科学含量、思想含量,它的创造性的成果实际上非常地有限。比如说文化快餐代替了巨著,代替了发明和发现。这些现象呈现了一种现代化进程中的精神生态危机,全世界各国对这个问题提得都非常严肃,有人说网络时代快到了,有人说,就是我们这个纸质的书籍快要灭亡了。我并不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人,我从来对网络上的各种活动我都是抱一种正面的态度,我也积极参与,网络上的征文我也参加过,也当过评委,也发过奖。

但是我确实有这样一种担心,快餐、消费、破碎,一种破碎性的思想的碎片代替了思想的奇葩。片片段段的一些想法代替了与系统的这种研究和发现,你抄我的我抄你的,因为现在的复制技术也太高超了。你复制的成功也算你的成功,所以这样的话呢,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们的文化生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丰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有那么多人,那么多老百姓,不管你的年龄,老人,我顺便说一下,刚才詹馆长说我77岁多一点,我78岁早满了,77岁那种美好的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从高龄的,我知道的4岁、5岁就有开微博的了,已经都可所以我们现在的文化生活正在解放着广大群众的智力,正使广大的群众能够掌握大量的信息。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又不能不感到隐隐的一种担忧,就是我们文化人缺少这种巨人,缺少文化的巨人。这不光是中国的问题,我们同样的问题我们也可以问美国,问法国,问德国。所以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就是文化繁荣了,文化发展了,但是在文化里头怎么样解决这个大众文化和精英文化的关系,怎么样解决这种文化民主、文化普及和文化高峰的关系。怎么样解决这种文化的便捷的享受和我们真正铸造当今的文化经典的关系。

因为我们不能不看到另一面,当人们评价这一个时代的文化成果的时候,它是以这个时代的最高端的学者、科学家、哲学家、思想家、文学家、艺术家来做代表的。我们说俄罗斯在19世纪的文学曾经有高度的辉煌,那么当然我们不是指的俄罗斯的当时的普通老百姓,即使我们评价苏联的文学的时候,虽然现在苏联已经解体,人们对苏联有各种各样的批评和否定的意见。但是我们要讲苏联的文学曾经给过我们影响,当然我们也说的是指那些最高端的。对其他国家也都一样,

那么我讲的这个意思是什么意思呢,当然不是拒绝网络,不是拒绝传媒,不是拒绝先进的科技含量极高的获取信息、复制信息、传播信息的那些令人十分喜爱十分沉醉的手段,不是。但是到现在为止我只能这么说,我到现在为止我仍然认为阅读、读书是获取知识,是提高自己的文化最重要的途径。有一个理论,西方的学者对它非常敏感,就是占有就是被占有。当你占有了网络这种手段以后,你小心你已经被网络所占有。你上网已经上瘾了,你也不爱看书了,你也不爱思考了,你也不爱交谈了,尤其你不爱跟踪的长时间,十年、二十年我去做这一个题目,哪还有人这样,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了。你在网上点击一下,眼睛能瞄一下,哪一段有用,把它涂黑了,完了把它复制一下,再放到另外一篇文章里面粘贴一下就行了。

所以占有就是被占有,我看一个朋友写的一篇文章,他确实给我很大的启发。他说当年在苏格拉底时期,人们开始发明了拼音文字,苏格拉底当看到人说的话可以用这种简单的二十几个、三十个字母就能全都拼出来的时候,苏格拉底忧心忡忡,他认为这可能是人类的一个灾难。类似的这种他说了这以后我才有体会,为什么孔夫子说而不做,不是因为他懒,也不是由于他用手写字有困难。因为语言是有它的许多因素的,它有它的声音,有它的语气,有它的语境,有它的前因后果。有它给你的那些直接的感觉,你可以听出来他的心情,哪些话是反话,哪些话是哭着说的,哪些话是愤怒说的,哪些话是他故意跟你装糊涂。但是变成文字你就没有了。西方的学者认为苏格拉底闹了一个笑话,因为事实证明文字并没有破坏人类的文化和思想的活力,也不是绝对的。这里我加一个括弧,这是我说的。如果没有文字的话,起码各种会议上的念稿会少得多,如果大家都是文盲,我们一块开会,我估计开得比现在还生动。

那么现在呢,这种新的信息手段远远超过了拼音文字的发展,新的这种手段,新的这种智能,新的这种表达方式,新的这种吸引你的注意、征服你、诱导你、操纵你、暗示你,这种能力那比过去的任何时代不知道大了多少。西方研究语言学的也有一派,就是他们认为语言和文字在传播文化,沟通人们的社会的同时,也造成了极大的危险,就是人们他被语言给固定化了,语言已经造成了一个固定的模式,你一看中秋的月亮,你马上想到的是,又是皎洁的月亮出来了,或者你想到的是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话非常地好,这个诗非常地好,但是你已经没有自己的思想了,没有自己的对于明月的感觉了。苏东坡已经替你感觉过了。你现在对明月的感觉只不过是苏东坡的对明月的感觉的第N次的重复和第N次的衰减。这个西方连这种观点都有,那么现在的这个信息手段比那个更危险。

那么怎么办呢,我倒觉得我真是非常高兴,给我这么一个机会,让我和图书馆的朋友,和文化工作者,文化界的各地的领导工作这些朋友能够交换这个意见。就是我们还是要提倡认真读书,很简单,我说来说去就是这一个问题,读书是不能替代的,不能用上网替代,不能用看VCD替代,不能看DVD替代,不能用敲键替代,甚至也不能用手机和电子书来替代。

因为正是最普通的纸质的书,将来还有什么样的介质我不知道。正是最普通的纸质的书,它表达了思想,表达了思想的魅力,表达了思想的安宁,表达了思想的专注,表达了思想的一贯。因此图书馆是一个产生思想的地方,是一个交流思想的地方,是一个深化思想的地方。

所以我看到了,我有机会参加图书馆的年会,并且说上这么一段话,来表达我对神圣的图书馆的敬意,我们一定有信心把图书馆做得越来越好。

詹福瑞(中图学会理事长):感谢王蒙先生娓娓道来给我们提供的是一种思想的深刻。我也常常想一个伟大的作家,他必然是一个伟大的思考者,一个伟大的作家,他也必然是一个伟大的读者。那么实际上今天王蒙先生以两个身份出现,一个是人文学者,一个是普通读者,来思考现代性给我们带来的进步,那就是科技进步给人们带来的生活的便捷和舒适,以及给文化带来的民主。但是,他也深入地思考到,这种现代性给我们的阅读带来的冲击,那就是视听取代了阅读,那就是浏览取代了阅读。带来的后果是什么呢,就是浅薄化、非专业化、非创意化。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精英文化的消退,就是我们思维能力,我们创造力的衰减,最终导致我们的白痴化。

所以这个我认为这是一个十分深刻的思考,所以说给我们图书馆人讲,我们应该如何来思考这个问题,因为我们现在正面临我们图书馆的转型,也就是说我们向读者提供的媒介越来越多元,越来越现代,由原来的纸质媒介现在变成了网络,变成了视听。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确实应该思考,除了给我们读者带来便捷、带来舒适之外,我们是不是还要考虑在我们现代性的同时,还要考虑它究竟给我们精神成长要带来什么。我觉得应该每个人都会带着这个问题去思考王蒙先生今天的演讲,也会带着这个问题离开我们的会场,让我们再次对王蒙先生的精彩演讲表示感谢!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f90a2c01018r6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