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吴稌年

2013/3/1   点击数:2540

[作者] sinolib

[单位] sinolib

[摘要] 这阵子我并没有亲自见到吴稌年老师,我是在今天刚刚拿到手的《山东图书馆学刊》2012年第6期上又见到了他的大名和他的大作“中国近代图书馆学术思想早期特征”。事实上,他已经成了中国近代图书馆史研究的最大专业户,甚至只要我一看到题目中有“近代图书馆”的几个字样,我都会条件反射似的想到他,以为都是他的杰作。

[关键词]  山东图书馆 学刊 吴稌年 馆员 江南大学 图书馆



这阵子我并没有亲自见到吴稌年老师,我是在今天刚刚拿到手的《山东图书馆学刊》2012年第6期上又见到了他的大名和他的大作“中国近代图书馆学术思想早期特征”。事实上,他已经成了中国近代图书馆史研究的最大专业户,甚至只要我一看到题目中有“近代图书馆”的几个字样,我都会条件反射似的想到他,以为都是他的杰作。

再或者说,吴稌年研究员已经成了江南大学图书馆的代名词——只要我们一说起吴稌年,就自然而然地想到江南大学图书馆;只要我们一说起江南大学图书馆,就自然而然地想到吴稌年。我们并不是否认埋头苦干于实际事务的馆员对图书馆发展所起的作用,但是一个精于学术的馆员(学者型馆员)对图书馆的影响往往比一般的馆员要多十倍甚至上百倍——吴稌年老师对江南大学图书馆的知名度和美誉度的贡献是无人可以企及的,至少目前来说是这样,或许以后顾烨青会超过他吧,这就要看顾烨青日后的努力程度了。

除此之外,我这几天天天在跟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打交道——赐《图书馆论坛》的福,“图林五散人”的访谈录“心系江南,情牵史学——图书馆史学者吴稌年先生访谈录”经过编辑部老师和著名外审专家的审阅,已经录用了,目前正在润色和校对的阶段,所以我天天都可以见到吴稌年这个响亮的名字。

说起这篇访谈录,还真的有许多的故事,这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清楚的。若果不是前年的江苏之行,我可能到目前为止也没有机会会见吴稌年老师本人;在向吴稌年老师说明我们五个人的打算(访谈计划)之后,并没有得到他本人的及时回复(关于此种原因,访谈录中已有明确的说明——具体的原因不说,先卖个关子);我们原打算坐飞机去无锡采访他的,不过大家都很忙,最后还是决定以网络(电子邮件)的形式来进行,这样更经济和更快捷;吴稌年老师真的很能写,原来的稿件近一万五千字的(泉州师范学院的郑锦怀说,把它们串起来就是一篇质量过硬的综述了),后来硬是给我又删又减又增又改,变成了现在的一万二千字左右。不过原文还是忠于吴老师的原意的,这个请大家放心。

关于访谈录的题名,我个人是比较喜欢的。首先是“江南”两个字,虽说它并不能完全代表江南大学,但至少代表了部分的含意——清华大学我们不也叫它作“清华”么?其次是“史学”,虽然吴稌年老师专注的是图书馆史,但图书馆史是史学的分支学科,用上位类名作为标题我觉得会更好一些。副标题是没得说的,概括得不错,可以精确的点题。因《图书馆论坛》的主任图乐兄对现有的主标题有所要求,图情牛牍提出用“心系图林,情牵史学”作主标题,不过这个“图林”二字,比较草根,与学术与人都正统的吴稌年老师的风格相去甚远,所以我并不喜欢,还是觉得“心系江南,情牵史学”比较好。

XP这个大才子自从卖身给网易广州公司之后,已经是身不由己了——经常加班到深夜,好久不见踪影,往往是我们在“图林五散人”的群中的讨论告一段落,大家都睡觉去了,第二天起来上网的时候会发现他半夜三更回复的相关内容,感觉我们都不是在同一个世界里的人了。或者又说当你发短信过去问他相关的事情时,不是没有回音便是N天之后才会收到他的短信或电话。令人感到惊奇的是,即使是这么忙的一个人,居然也报考了某某大学某某博导的博士研究生入学考试,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同时,只能对他的勤奋与执着投以敬佩的目光。

程亮在消失大半年之后,终于又重出江湖了。他提出了“坐拥蠡湖,洞阅书史”这个题目供我们参考,理由陈述如下:

1、图书馆员和图书馆学研究基本上属于坐着的工作,也有“坐拥书城”的意思;

2、表达一个大学范围,一个好的方法就是用大学本身周围的、有历史文化意义的地名来代表,比如江南大学的蠡湖,“蠡”字本身就听装文化人的吧?

3、我觉得吴sir的历史研究并不是通史研究,所以没用“纵览”,“洞阅”大概就是“洞悉洞察历史意义”又“尊重史实”的意思,不过这个词是我自己发明的,不知能不能这样用;

4、我觉得他的研究不限于馆史,也有图书历史的内容,所以用“书史”这个上位概念表示。

知道“蠡湖”的人还是对这个题名蛮感兴趣的,毕竟江南大学就座落在无锡的蠡湖大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说明程亮的地理知识学得非常的好,怪不得他现在立志要当一名出色的导游了;“书史”这两个字,个人感觉还是有点大了,吴老师的研究领域基本上是图书馆史,涉及书史的内容很少,用这个字概括也不甚准确。而对于不懂“蠡湖”的人来说,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的干活,只能一脸茫然了。

综上所述,我还是喜欢“心系江南,情牵史学”这个主标题。如果没有更好的,请《图书馆论坛》的编辑、图乐兄、晓源主编就保留这个吧。

“心系江南,情牵史学——图书馆史学者吴稌年先生访谈录”即将问世,敬请关注!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d48485010165gk.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