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善恶 书无好坏

2013/3/22   点击数:1424

[作者] 竹帛斋主

[单位] 竹帛斋主

[摘要] 3月21日《光明日报》发表署名孟其真的《图书馆,请择善而藏》一文(见后附),对首都图书馆近年来藏书布局的变化进行了批评,旁征博引,一针见血,馆主晓建师兄中枪了,不是时下流行的“躺着中枪”,而是绑在十字架上中枪。斋主以为师兄中枪中得其所,师兄中枪后应该捂着流血的伤口,迅速逃到首都图书馆的旧馆舍国子监那里去,找一面古墙,头顶烈日,盘腿打坐,面壁思过,直到彻悟为止。

[关键词]  图书馆 首都图书馆 读者 信息 资源共享 藏书



3月21日《光明日报》发表署名孟其真的《图书馆,请择善而藏》一文(见后附),对首都图书馆近年来藏书布局的变化进行了批评,旁征博引,一针见血,馆主晓建师兄中枪了,不是时下流行的“躺着中枪”,而是绑在十字架上中枪。斋主以为师兄中枪中得其所,师兄中枪后应该捂着流血的伤口,迅速逃到首都图书馆的旧馆舍国子监那里去,找一面古墙,头顶烈日,盘腿打坐,面壁思过,直到彻悟为止。

孟君文中所言反映了许多读者的心声和对图书馆的普遍看法,值得所有图书馆重视和深思。经费增加了,藏书随之增加,于是藏书空间越来越紧张,如何优化馆藏布局是每个图书馆馆长都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如果首都图书馆诚如孟君所言,其藏书只是按照出版年代来上架和下架,以“年限定存废”,那么也就太不专业了,建议去读读斋主的《信息资源共享》中有关“藏书零增长”的章节,重温优化馆藏布局的理论与实践。

仔细拜读孟君的大作,斋主感到孟文并非一味批评首都图书馆,对当下出版界的唯利是图也有猛烈的扫射,可以说是一竿子横扫了上游的图书出版界和下游的图书馆界,酣畅淋漓,痛快!时下的出版界鱼目混珠,泥沙俱下,作为下游的图书馆不得不同流,但是绝不能合污,否则图书馆就没有科学和良知。这是斋主认同孟文之所在。

尽管如此,斋主不得不说:人有善恶,书无好坏。图书馆,特别是像首都图书馆这样的研究型图书馆,肩负着“保存一切有文字纸片”的历史责任,凡是有文字的纸片,不论“正确的”还是“错误的”,也不论“革命的”还是“反动的”,更不论“高雅的”还是“低俗的”,都应该尽可能地收藏和保存。这是“自由、平等”之图书馆精神与理念的客观要求。图书馆在藏书建设上必须保持客观中立,不受任何思想意识和社会势力的干扰和影响,不越俎代庖地替任何意识形态、团体和个人判断藏书的优劣好坏或者收藏与剔除。这是纯粹的图书馆精神,这种精神会受到来自意识形态的各种压力,但是作为图书馆人必须尽最大的努力予以坚持和抗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三观的对错都是相对的。正因为如此,对于每一本图书的价值判断也是相对的。在读者眼中,图书有好坏优劣,但是在图书馆人眼中,图书就是图书,一视同仁,没有好坏优劣。

在藏书空间日益紧张的情况下,图书馆唯一能做而且必须做的是,根据藏书借阅的情况,尽最大可能保持馆内藏书“零增长”,在有限的馆内空间中保留流通量大和利用率高的藏书,将利用率相对较低的藏书移至专门收藏处所,甚至建立专门的贮藏图书馆。

附录:

图书馆,请择善而藏

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3-03/21/nw.D110000gmrb_20130321_1-02.htm?div=-1

2013年3月21日《光明日报》

孟其真

百里挑一,择善而藏,让读者不仅能看书,更能看好书,“片纸只字皆有益于思想”是图书馆水准和价值的最重要体现。如果读者入馆最容易读到的是厚黑和骗术,馆长们何以安心?

如果你是首都图书馆的老读者,会发现该馆大半中文书在书目检索系统里被标上“图书加工中”“不提供阅览”。馆员说:“由于书库容量有限,2008年以前的书都下架了。不知道堆哪儿了,找不到了。”

这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新书采购量大,即使建了新馆,也只能开放近五年的新书;二是图书馆库藏无价值标准,居然以年限定存废。

于是,留在人们记忆深处的老书、经典书从首图的书架上绝迹,“新贵”取而代之,《骗术大全》、《厚黑关系学》之类占据越来越醒目的位置(此两类书有三百多册在架)。

几年前,杭州市图书馆允许乞丐拾荒者入内读书,很令人兴奋了一阵。人们认为图书馆接受了现代公共图书馆“免费、平等、自由”的理念,是可喜的进步。

但是,这种进步只有在保障藏书价值,能向读者提供有益书籍的前提下才有意义。如果读者入馆最容易读到的是厚黑和骗术,不知道馆长们何以安心?民国时期图书馆人的藏书理想是“片纸只字皆有益于思想”;古埃及国王把警句“心灵的药物”刻在图书馆门上,提醒对书要像对药一样谨慎;美国图书馆的宗旨是“以最好的图书,花最少的代价,提供给尽可能多的读者使用”。书好是首要的,过去很多民间藏书楼藏书不多,却价值连城。

图书馆显然对其上游产业——当今国内出版业缺乏认识,学术腐败、教育腐败影响“精神食粮”的质量正如污染的水源、土壤影响食品安全。“片纸只字皆有益于思想”本应是出版者的操守和戒律,但很多人为钱红了眼,迷失了方向。2011年中国出版书37万种(同期美国18万种,英国11万种,俄罗斯8万种),以量比拼“做大做强”,有价值的学术资源、作者资源在国内极其有限,无米之炊却要炮制相当于美英俄出书总量的新书!一年30多万种图书中,学术垃圾、剽窃抄袭垃圾、重复垃圾、粗制滥造垃圾数不胜数。图书馆如果不慎重甄别挑选,只是以新充好,难免成为价值越来越稀薄的书库。

美国作家克里斯托弗·默里说:“我心目中的图书馆应该像一座发电厂,发射出真与美的光芒。”百里挑一,择善而藏,让读者不仅能看书,更能看好书,“片纸只字皆有益于思想”是图书馆水准和价值的最重要体现。什么是好书难有简单的标准,但坏书却是容易鉴别的。建议图书馆界通过媒体、网络邀请社会各界人士讨论,建立一套严谨的选书程序,这是图书馆业最重要的基础工程,也是纳税人对图书馆的合理要求。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8019f0102e2d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