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故事 一条宗旨—— 阅读自由随笔

2013/5/18   点击数:1757

[作者] 暄喧轩

[单位] 暄喧轩

[摘要] 2013年3月,程焕文在他的“竹帛斋主博客”中接连发了《人有好恶,书无好坏》和《勿左勿右,客观中立》两篇博文,祭出了图书馆信息自由的大旗,明确提出:“图书馆在藏书建设上必须保持客观中立,不受任何思想意识和社会势力的干扰和影响,不越俎代庖地替任何意识形态、团体和个人判断藏书的优劣好坏或者收藏与剔除。这是纯粹的图书馆精神,这种精神会受到来自意识形态的各种压力,但是作为图书馆人必须尽最大的努力予以坚持和抗争。”这一论点和当年奥巴马参议员如出一辙。竹帛斋主自有其大量图书馆学理论做依据,不至“剽窃”大洋彼岸的政治明星,当属所见略同。

[关键词]  图书馆 建设 阅读自由 公共图书馆



一、奥巴马的故事

2005年6月,伊利诺伊州参议员奥巴马,后来的美国总统,在芝加哥召开的美国图书馆协会年会上,发布了以“隐私与自由”为主题的著名演讲。

奥巴马在演讲中指出,每当科学和真理不断遭到政治议程、意识形态和伪科学的挑战时,“总是图书馆在提醒我们,真理并非就是最响亮的声音,而应该是最正确的信息。”他倾情呼吁:“让我们的图书馆永远都是知识的殿堂。在这里,人们可以自由自在地阅读,随心所欲地思考。”

以一位杰出政治家的眼光和雄辩,奥巴马充满感情色彩地说道:

多年来,是图书馆管理员们一直奋战在争取隐私与自由的前线。……当政治机构审查优秀文学著作时,是你们将《哈克·费恩历险记》和《麦田里的守望者》重新放回书架,保障了我们自由思考和接受外界信息的权利。每次我们不得不担忧,我们的政府是不是也会在图书馆里掠过我们的肩头窥视着我们,这时,依旧是你们勇敢地站出来,呼吁保护个人隐私。你们是美国这一最根本自由权利的全职捍卫者,仅凭这一点,你们就应受到全国人民最深切地感激。[1]

这篇演讲广受赞誉,被誉为奥巴马在通往白宫之路上最终赢得大选的20篇最为重要的演讲之一。不得不承认,对于公民权利、阅读自由和图书馆的社会责任、历史使命等,奥巴马讲得既到位、又精彩。尤其是将图书馆员誉为“这一最根本自由权利的全职捍卫者”之语,精辟道出了图书馆的职业价值。

二、程焕文的故事

时隔八年,中国出了个竹帛斋主程焕文,又高调将阅读自由的论题抛了出来。

2013年3月,程焕文在他的“竹帛斋主博客”中接连发了《人有好恶,书无好坏》和《勿左勿右,客观中立》两篇博文,祭出了图书馆信息自由的大旗,明确提出:“图书馆在藏书建设上必须保持客观中立,不受任何思想意识和社会势力的干扰和影响,不越俎代庖地替任何意识形态、团体和个人判断藏书的优劣好坏或者收藏与剔除。这是纯粹的图书馆精神,这种精神会受到来自意识形态的各种压力,但是作为图书馆人必须尽最大的努力予以坚持和抗争。”这一论点和当年奥巴马参议员如出一辙。竹帛斋主自有其大量图书馆学理论做依据,不至“剽窃”大洋彼岸的政治明星,当属所见略同。

然而竹帛斋主却没有奥巴马的幸运,由此文而踏上“通往白宫之路”,而是遭遇到一片质疑之声,引发了大量争论,并且这些声音大多来自图书馆业界。竹帛斋主没有因此而示弱,依然“顽固”坚持其立场:“凡是认为书有好坏的,不是左就是右,都对图书馆有害。图书馆在藏书建设和服务上必须持有的是客观中立。你的观点貌似正确,其实就是审查制度赖以生存的粪土,如果你那一天做了很大的官,特别是管新闻出版的官,言论自由、出版自由、藏书自由、阅读自由就都会被你消灭了。”[2]迄今为止,图书馆界对于程焕文论点的争执仍未停息。

笔者旗帜鲜明、毫不含糊地支持竹帛斋主的论点,并很欣喜能够从图书馆的角度讨论阅读自由的问题。

三、《金瓶梅》的故事

早在奥巴马和程焕文抛出上述高论之前,我就曾多次在不同场合声明:坚决不看删节版的《金瓶梅》。

这一说法曾引来不少讪笑,谓我专好那些被删节的篇章。一位仁兄还赠送我一本小册子,刊载的是《金瓶梅》中被删节部分,曰只读此书即可,令人忍俊不禁。

我的本意是,我是个成年人,又自诩为高层次读者,凭什么要由别人来决定我该看什么,不该看什么,而且一定要接受“少儿不宜”的标准?简直岂有此理。

后来我结识了策划出版“洁本”《金瓶梅》的专家,一位令人尊重的老先生。他多年研究《金瓶梅》,认为此书是不可多得的伟大文学作品,其水平不在《红楼梦》之下,但却背上了“淫书”之名,难以面世。为此,他们几经周折,上下奔走,终获批准出版删节版,让天下读者得以一窥其概貌。得知其原委,我深为其拳拳之心而感慨,却依然无法苟同其论点,依然不愿由他人代替我做出阅读的抉择,尽管这个“他人”是一位充满爱心、学养深厚的长者。

由此想到那些热心于区分“好书”与“坏书”的图书馆员们。我们虽然也是一片“好心”,但学识较这位老先生还差得远,却在干着连一流专家学者都无法做好的事情,正所谓“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

四、阅读自由是宗旨

三个故事带给我们一个结论:阅读自由是图书馆乃至整个现代社会文明的宗旨圭臬。

笔者之所以赞赏奥巴马的精神,支持程焕文的论点,并且坚决不看“洁本”《金瓶梅》,正是基于这一宗旨。其理由,除却竹帛斋主和各位方家已经提到的,尚可续貂者有三:

其一,阅读自由,以及与其相关的藏书自由、信息自由,是图书馆根本的职业价值观。恰如《公共图书馆宣言》开宗明义所说:自由、繁荣以及社会与个人的发展是人类根本价值的体现。实际上,这个论题已经超越了图书馆学、图书馆界的范畴,涉及社会的公平正义、公民权利等重大问题。图书馆员作为阅读自由的“全职捍卫者”(奥巴马语),有必要尽全力为此“坚持和抗争”(程焕文语)。

其二,正因为阅读自由是大道理,是上位类,所以其它一切小道理,都要服从阅读自由这个宗旨。那些对程焕文论点发出不同声音的人,大多并不反对藏书自由、阅读自由和信息自由,而是从专业角度和图书馆工作的角度出发,对不加选择地收藏文献的做法提出质疑。毫无疑问,没有哪家图书馆能够尽收天下文献,总要有所选择、有所扬弃,因此才有了藏书建设、文献资源建设、信息资源建设的专业领域,有了相关的理论、方法和技术。这些图书馆业务层面的事情,与阅读自由的图书馆精神、图书馆价值观并不相悖,而是不同层面的论题。一个合格的图书馆员,应该既是阅读自由的坚定捍卫者,又是精通图书馆藏书建设方法技术的业务人员。其它图书馆业务工作,诸如阅读推广、经典推介、新书宣传等,亦作如是观。

其三,阅读自由问题与其它诸多事关公平正义的问题一样,在现阶段全社会范围本是很难企及的目标,但在图书馆却是可以率先实现的。阅读自由,知难行更难,在图书馆却是可行的,可望而又可及的。若干年前,国内公共图书馆倡行开放、平等、免费,落实公民的公民权、平等权、文化权和信息权,并使之终成业界共识和政府方针,就是在其它领域难以实现的。需知,我们所说的图书馆阅读自由,实际上是打了折扣的,因为出版物在出版环节就业已经过了严格的审查过滤。若是我们再去区分什么好书坏书,岂非又在层层加码,为阅读自由设置更多的障碍?至少在图书馆,阅读是自由的,这点我们可以做到,也应该做到。

(2013年5月18日,于迈阿密四方园)

[1] 奥利弗著,刘琳红译. 通向白宫之路:奥巴马赢得大选的20场演讲. 中国青年出版社 . 2009年

[2] 竹帛斋主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32601503

(本文应中山大学潘燕桃老师之约,为《图书馆建设》杂志撰写。预计2013年8月刊发。)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8cc6212e01017i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