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吴稌年先生飘过

2013/6/17   点击数:2698

[作者] sinolib

[单位] sinolib

[摘要] “吴稌年”这个名字,我想对于从事和关注图书馆学研究的人来说,如雷贯耳自不必说。这一次,他(的名字)不是出现在专业期刊上,而是现身于南国的广州。对于喜欢图书馆史研究的人来说,这个消息着实是一个令人惊喜的福音。

[关键词]  吴稌年 图书馆学 图书馆



“吴稌年”这个名字,我想对于从事和关注图书馆学研究的人来说,如雷贯耳自不必说。这一次,他(的名字)不是出现在专业期刊上,而是现身于南国的广州。对于喜欢图书馆史研究的人来说,这个消息着实是一个令人惊喜的福音。

半个多月前,顾烨青告诉我说,吴稌年老师将要来广州参观某些高校图书馆,是江南大学图书馆主任以上的人员外出考察活动的一部分。之后向吴老师本人证实,确认他将于6月中旬抵穗,这让我感到由衷的高兴——自从两年前在无锡见到吴老师后,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再相聚了。于是早早地打电话给《图书馆论坛》的图乐兄和即将重返中大读博士的XP。

6月13日临近中午,我收到了吴老师的短信,说已到达广州,并将于下午抵达华南理工五山校区的宾馆。我立刻打电话给图乐兄,可惜他女儿生病了,他要照顾她,抽不出身来,只能让我代他向吴老师问好并致歉意。随后我再打电话给XP,已经考上博士的还在上班,但他表示可以抽空溜出来——事实上,早上半个月前,我就已经告诉他这回事,而且他早就爽快地应承了的。

我们本来想请吴老师一行五人吃饭的,于是问他们晚上多少点有空。他们说要晚上六点,先想逛一下街,然后再相聚——事实上,对于在此地生活了十多年的我来说,广州并没有什么值得一逛的地方,但是对于首次来访的外地人,繁华而喧嚣并且多少有点南国特色的都市多多少少都能吸引他们的眼球。

从大学城校区坐临近四点的校车,我早早就来到了市区等候。看着脚上那双旧而皱的皮鞋,我想我应该去买一双新的,以比较好的面貌去会见国内知名的图书馆史学者,这样说来,座落于五山附近的摩登百货来看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摩登里面的靯店不多也不少,红蜻蜓这个牌子很好,但是不经穿,对于像我这样一双新皮鞋只能穿几个月的人来说,它并不适合我。直接找到曾经光顾过的巴迪,看上了两双皮鞋,试穿了好久,最后终于买了一双大头的休闲皮鞋。本以为自己会非常满意了,可是当走过鳄鱼专卖店时,我才知道买皮鞋非买名牌不可,人家的产品简直是太棒了。

五点多钟的时候,XP风尘仆仆地赶来,脚上还穿得太空鞋(拖鞋)。我问他为何面见知名前辈也穿得如此随便,他说他上班就是这样穿的——很难想像,网易这样的大公司对员工的衣着(形象)也这么随便,这是我等从未做过白领的人从未预料到的。我打电话给吴老师,可是令我们惊讶的是,他们已经饥不择食地在石牌酒店旁边的一家饭馆吃完饭了,看来广州美食的诱惑太难抵挡了。

那好吧,吴老师想为我们后学省点钱,我们还能说些什么呢。商量了一阵之后,我和XP决定打的去东山口的“广东特产店”买点手信给吴老师。因为之前去过几次,所以几乎没有费什么周折就找到了那家店。特产店汇集了广东各地的有名手信,挑了几件自认为具有代表的手信包括西关糕点、皇上皇腊肠、莲香楼鸡仔饼等之后,我们出门拦了一辆的士,向华工宾馆直奔而去。

我们毫不费劲地找到了608房(这个房号真的不错,特别是对于迷信的广东人来说,简直是太吉利了),吴老师早就大开着房门久候着我们了。两年未见,吴老师风采依然,在我看来岁月并没有在他身上发生任何的改变。见到久别重逢的学界朋友,我和XP都很兴奋。我们一边喝着茶,一边聊着图书馆学界的人和事,似乎总有着说不完的话题。十点过后,XP频频看表,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有幽会还是不想打扰客人的睡觉,暗示离去,就这样,我们以不舍的心情离开了宾馆。

吴老师执意要送我们到楼下,刚走出宾馆不远,我突然之间想起来忘了一件重要的事——照相合影——和这么知名的人物会面,总要留下点影像记忆吧。XP在不久之前的一个网站书评比赛中脱颖而出,荣获ipadmini大奖,刚好可以派上用场。因为华工校园的灯光昏暗,我们又返回酒店大堂,留下了那些珍贵的记忆。

今天上午收到了XP昨夜发来的相片。XP特别在邮件中说,让我不要把他穿拖鞋的玉照放在博文中,免得欲造访他的MM在他宿舍门口排成了长队。XP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我非常尊重他的意愿和选择,只是这样一个重要的会面,缺了图片真的少了那么一点点韵味。

吴稌年老师回去了,重新回到了江南大学图书馆那个他为之奋斗了半辈子的地方。无论从何方面来衡量,吴老师都是我们学习和效仿的榜样。而榜样的力量是强大的,它告诉我们,一个人只要付出努力,并且为自己的理想而坚持下去,即使师非名师,门非名门,同样也会取得骄人的成绩。事实上,正如我们所达成的共识——吴稌年先生已经成为江南大学图书馆甚至整个中国图书馆史学界一个闪亮的招牌与符号!

明年年底,吴稌年老师就要退休了。不过谁都不会怀疑,以吴老师的执着和勤奋,即使是退休之后,他也会笔耕不辍,继续为我国图书馆学研究发光发热。“图林五散人”将在适当的时候,一起到无锡那座迷人的城市去拜访和请教吴稌年先生,这是我们的愿望,我想这也许亦是国内图书馆史学界众多年轻学者的愿望。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d4848501018jpu.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