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绝唱:世情中的伶人

2013/9/16   点击数:2256

[作者] 贤林讲坛

[单位] 贤林讲坛:这里贤者如林

[摘要] 记得导游当时颇有无奈的解说道:我们现在参观的是洛阳东都后唐旧址,这首曲只是当地旅管局为了应景这后唐伶人受宠的历史而生加的,没有多少深意。不过这词曲却有其实,名为《伶人歌》。导游的解释,演员们的盛装演唱与后唐的残破落寞相映着,顿时,我感觉到,后唐的多舛短命、昔日的恢宏大气通通湮没在这似真似幻的词曲中。声声地,缓缓地,轻叩启后唐的那段往事。

[关键词]  歌唱 往事 精髓



前言:

我听的耳熟,他唱的悲凉。

粉墨人生,品风流云散,由伶人身世,看尽世情悲欢;斗转星移,观历史长流,大浪淘尽,孤留后唐残壁。

芳雪落天际,伶人歌楚凄。

自古红颜多哭泣,泪落洗菩堤。

英雄划剑依,歌去人影稀。

谁知明日是分离,台上望珍惜。

我歌声与君兮,何日再重提。

君不闻曲相寄,天下皆足矣。

英雄划剑依,歌去人影稀。

谁知明日是分离,台上望珍惜。

唱一曲别离,谁在君怀里。

昨日相依今日又相离,歌伶笑泪滴。

一出悲戏,终离佳人老矣。

唯戏幕里,英雄美人在交替。

这是歌唱伶人的一首曲子,声调阴郁悲怆,是我在12年夏季跟随旅行团游览洛阳东都时听到的。那时,队里曾有人禁不住好奇硬是追着随行的导游问了个彻底。记得导游当时颇有无奈的解说道:我们现在参观的是洛阳东都后唐旧址,这首曲只是当地旅管局为了应景这后唐伶人受宠的历史而生加的,没有多少深意。不过这词曲却有其实,名为《伶人歌》。导游的解释,演员们的盛装演唱与后唐的残破落寞相映着,顿时,我感觉到,后唐的多舛短命、昔日的恢宏大气通通湮没在这似真似幻的词曲中。声声地,缓缓地,轻叩启后唐的那段往事

一千年前,欧阳修一首《伶官传序》如一颗炸弹将宋朝统治者的虚伪荒淫炸得粉碎。借着这股政坛清新风,许多文人志士开始致力于托古讽今,矛头直指伶人。自古以来伶人命运不济,后唐庄宗甚至因为宠幸伶人而误国。章诒和曾在他的书中对伶人这样评价过:“伶人,是奇特的一群,在创造灿烂的同时,也陷入卑贱。他们的种种表情和眼神都是与时代遭遇的直接反应。时代的潮汐、政治的清浊,将其托起或吞没。但有一种专属于他们的姿态与精神,保持并贯通始终。伶人身怀绝技,头顶星辰,去践履粉墨一生的意义和使命。春夏秋冬,周而复始。仅此一点,就令人动容。”这是章诒和眼中的伶人,他们虽卑微却保持着属于自己的高傲。

后人只记得:“及其衰也,数十伶人困之,而身死国灭,为天下笑。”却忘了欧阳修最想表达的精髓:“夫祸患常积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岂独伶人也哉?”只记得后唐庄宗李勖宠信伶人成为他的耳目,弄权作势,弄得国破.,却忘了国亡怎能只归咎于伶人。在我看来,其实古时的伶人独有品格不比当今的哪位艺人真?或许那些间接或直接导致亡国的伶人该杀,但是那些剩下的伶人呢?他们是不同的,他们有着专属的姿态与精神,比起现在娱乐界的污秽龌龊,他们要高尚了很多。

梅兰芳先生说过:“幼时我是最最不愿学唱戏的,倘若意志坚定些,结局恐怕就变了,哪还有什么戏曲泰斗。”遥想现在的很多曲艺大师,都曾经这样感慨过。世人皆知,自古伶人就是让人轻贱的,特别是男伶更让人嗤之以鼻。看著那俊秀的少年化着女子妆容在台上颠倒众生,看不惯的人便会暗地里吐上一口水道:“呸,什麽玩意,不就是自甘堕落,跟女子般以色事人的贱坯子。”虽是这几个字,便足够道出伶人异于常人的低贱。

“劝君王饮酒听虞歌, 解君心忧闷舞婆娑。 嬴秦无道把江山破, 英雄四路起干戈。 自古常言不欺我, 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且听军情报如何。”这是《霸王别姬》中的经典曲段,每每听起时,就仿佛穿越时空回到了那个时代,那里有霸王崛起的传奇,有项羽和虞姬的爱情,更有那虞姬凄苦的伶人命运。自古伶人多悲戚,不仅是因为他们的身世更是因为他们的职业。若你有俊美的容貌,又兼备上等的技艺,自然就会有人捧、有人宠、有人追。王公贵族们对此津津乐道,甚至将伶人看作了奢侈品追逐著。随之,伶人有了靠山获得了权势,也变得光华灿烂了起来。有的堕落了,有的仍然自持着自己的骄傲与倔强,威武不屈。只是,这背后每个人的点点怨忧,又有谁知?倘若比较起来,他们还是会抛弃荣华而不是选择承欢于人下、放弃作为男子或女子的尊严。倘若身可由己,便是倾尽所有也要换回那自由身的吧。说来说去这一切也只为了活著,在那看似昌盛的京城里,讨那么一口饭吃而已。

抛开那些对他们的误解,细数起来,伶人作为古代的特有艺人群体,留给了我们许多经典的作品。或许因为他们特殊的地位,让他们看到了上流社会的荒淫奢靡,底层穷苦百姓的凄苦潦倒。顿时,朝代的兴亡,政治的潮汐,百姓的乐苦都融进了那些词曲,而后再用动听婉转的嗓音唱出世间的悲情。“落花满天蔽月光,借一杯附件凤台上,帝女花带泪上香,愿丧生回谢爹娘。”“花易落,人易醉,山河残缺难忘怀。当日应邀福州去,问婉妹,可愿展翅远飞开?东风沉醉黄藤酒,往事如烟不可追”这些些作品附着着作者的愁思,向我们细碎的低吟出历史这一长卷,还有那浸润了几千年的博大中华文化。

愿在那落花秋雨时节,可以梦回后唐。听一段伶人清唱的曲子,瞧一回大唐的政治风云。不知那梦中是否也有伶人的轻泣,是否会有李存勖的悔恨。“且放白鹭青崖间”就让我梦一回后唐吧,看一看那伶人独有的真。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c8cb410101m1nr.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