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图书馆变革、转型与超越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3/11/3   点击数:1592

[作者] 建中读书

[单位] 建中读书

[摘要] 图书馆正处于大变革之中,社会在发展,图书馆也要与时俱进。我们已经看到以借阅为主体的传统图书馆快走到尽头了。这些年由于国家加大了对图书馆的投入,图书馆感受不到什么压力,而欧美国家的一些图书馆已经面临严峻的挑战:读者访问图书馆的人次在减少,读者网上访问图书馆的人次在减少,图书馆参考咨询的量也在减少。读者不看好图书馆,政府也不看好图书馆了,这一切逼着我们反思,图书馆的价值到底体现在哪里。所以我觉得图书情报工作杂志社主办的研讨会主题非常好,我相信通过这次研讨和各位的思想激荡,我们能从中得到一些启示。

[关键词]  图书馆 变革 转型 超越 研讨会 发言



各位同行,大家好。

图书馆正处于大变革之中,社会在发展,图书馆也要与时俱进。我们已经看到以借阅为主体的传统图书馆快走到尽头了。这些年由于国家加大了对图书馆的投入,图书馆感受不到什么压力,而欧美国家的一些图书馆已经面临严峻的挑战:读者访问图书馆的人次在减少,读者网上访问图书馆的人次在减少,图书馆参考咨询的量也在减少。读者不看好图书馆,政府也不看好图书馆了,这一切逼着我们反思,图书馆的价值到底体现在哪里。所以我觉得图书情报工作杂志社主办的研讨会主题非常好,我相信通过这次研讨和各位的思想激荡,我们能从中得到一些启示。

这次研讨会的主题是图书馆的变革、转型与超越。我想从四个方面谈谈自己对转型的认识。首先是从阅读能力到学习能力(from 3R to 3L+);二是从专用型到增强型电子书(from dedicated to enhanced ebook)的演变对图书馆发展的启示;三是从一般参考咨询到深度参与型参考咨询(from provision to participation);四是从推送到牵引(from push to pull)。

首先,我想谈谈从关注阅读能力向提升学习能力转移的问题。

以前图书馆的文化是一种阅读的文化,即culture of literacy。Literacy指的是读写能力,就是我们通常说的3R,reading, writing, arithmetic,读、写和计算能力,这是一个人生存和工作的最基本能力。早期公共图书馆最重要的一项任务就是扫盲。如今,全球识字率普遍提高了,但现在找工作光有读写能力是不够的,还需要具备较高层次的素养,如信息素养、技术素养、科学素养、职业素养等,而其中最基本的是信息素养。因此,图书馆的文化不再限于阅读的文化,而向多元素养拓展,成为culture of literacies,变成了复数的素养了。美国有一个网站叫“超越素养”。实际上它是一本书,由加拿大圭尔夫大学图书馆里德莱(M. Ridley)馆长主持,全书有20章,呈互动、开放状态,由一批学生共同参与并维护。这本书告诉我们,现在是“后素养”(post literacies)时代,所谓“后素养”,指的就是包含信息、数字、技术等多元素养。[1]

《超越素养》这本书给予我们什么启示呢?就图书馆而言,以前更注重阅读。以纽约皇后区图书馆为例,过去图书馆80%的业务是图书借阅,现在仅占30%,而70%的精力在于非传统的读者活动(programs)上,如求职信息、求职技巧、语言培训等,根据美国图书馆协会的统计,全美公共图书馆平均每天有一场活动。[2] 经过一段时间的转型,图书馆的主流业务已经从重借阅转向重综合素养,更加关注为人的全面发展提供基本技能的服务。

其实,现在看一下国内图书馆的情况,大多数仍处在以借阅为中心的状态,即使是一些开放不久的新馆,在新馆调研中也没有预测到图书馆会发展得这么快。一般来讲,我们看一个新馆不仅是看它的建筑艺术或现在的功能如何,而是观察它的未来性,因为每一个新馆在调研的时候都会确保新馆在十年二十年不落后,但我们是否预测到以借阅为中心的服务模式已经到头了呢?借阅是图书馆的主流业务之一,这一点在我们有生之年是不会改变的,但新的业务正在兴起,这一点我们要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今天,我们正处在以借阅为中心的服务体系向以学习为中心的多样化服务体系发展的转型期,过去我们注重培养读者的阅读能力,现在我们与读者一起共同创造一个学习的环境,不仅读者要学习,馆员也要学习,而且是互动的学习。学习方式变化了,图书馆服务的方式也要跟着变化,以前更强调馆员为主体,对读者开展阅读辅导,现在更强调互动式的学习,读者之间也可以开展学习辅导和交流。

除了阅读以外,我们还要开展各种读者活动,英文叫Programs,指的是由图书馆主办的各种活动。以前评价图书馆,主要看借阅指标,现在还要看读者活动指标,2012年中国图书馆学会东莞年会上我结合香港公共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和厦门图书馆2011年在读者活动项目上的数字,进行了对比,发现从人均的角度来讲,香港最高,为2.79次,厦门其次,为0.19次,上海最低,为0.16次。但就国内图书馆而言,这三个图书馆在读者活动上都是领先的。

讲到literacies,它是复数的素养,说明图书馆活动空间更宽阔了。图书馆要为提升民众的职业素养服务,为城市就业和减贫做出贡献,图书馆还要为提升民众的学习能力服务,造就一批具有数字和技术素养、面向未来的人才。现代科学技术的蓬勃发展为图书馆施展自己的用武之地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所以图书馆要适应形势的发展,拓展自己的空间。

二是从专用型(dedicated)到增强型(enhanced)电子书的演变对图书馆发展的启示。

国际出版者协会主席池永硕在2013年国际图联新加坡年会上提到,有人预测电子书到2017年就可能消亡。[3] 一开始听到这句话,感到很惊讶,因为2010年被认为是电子书元年,[4] 电子书刚刚兴起,过了四年,就开始走向衰落了,但这次兴起的是增强型电子书,有人把2013年说成是增强型电子书元年。[5] 电子书发展去向如何,是我们必须高度关注的问题。这里所说的电子书是指专用型电子书,英文是dedicated ebook,就是需要使用专用阅读器阅读的电子书。

我们来看一看下面的统计。截止2012年9月,25%的美国成年人拥有平板电脑,18%拥有专用型电子书,而45%拥有智能手机,理论上这些手机都可以当做电子书阅读器。另据加拿大的一个调研,2013年初,30%说英语的加拿大人拥有平板电脑,这个数字比2011年末翻了一番,是2010年的7倍。[6] 既然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都能阅读电子书的话,我们为何要专用型电子书呢?这样看来,专用型电子书这样的形式只能是数字化发展的一个过渡形态。有一个词汇现在很流行,就是BYOD,(bring your own divice),意思是带上你自己的设备。这是今后发展的趋势,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再买更多专用型的设备,而是通过标准化、通用化将各种不同的阅读设备激活起来。

增强型电子书正在兴起,问题不在这种电子书本身的特点和性能如何,而在于这样的兴替对图书馆发展有什么样的启示。专用型电子书没有撼动传统图书馆,是因为它依然是纸质书的翻版和延伸,数字化的好处在于无所不在和非线性,但这一优势没有因为技术的发展而体现出来,相反要求所有的数字化知识都固化到书的形态里,比如MARC格式是这样,专用型电子书也是这样。增强型电子书的出现带来了一个质的变化,也就是说它意味着专用型电子书将淡出。

毫无疑问,数字化是大趋势,图书馆必须紧紧地抓住它。OCLC于近期推出了公共图书馆的电子书战略报告(The Big Shift Public Library Strategies for Access to Information in Any Format)。该报告提出了6项建议:一、公共图书馆要在电子书供应链上创造新的价值;二、要收集电子书供应链中与公共图书馆价值有关的数据;三、在有关电子书获取的公共政策上,要积极向立法者游说;四、要在公共图书馆在电子书获取上有重要作用的问题上形成共识;五、要与新的合作者继续开展合作,六、要在上述战略规划上开展协调和管理。[7] OCLC的报告启发我们要在电子书的发展上有所作为,而不仅仅是参与者或旁观者,要在电子书发展上争取更多的话语权。

三是从一般参考咨询到深度参与型参考咨询(from provision to participation)。

我在《21世纪图书馆新论》中,讲了图书馆服务的重心要从一般服务向参考服务转移。今天,我们再进一步,拉长图书馆服务的价值链,将一般参考咨询服务向深度参与型参考咨询服务延伸。

深度参与型参考咨询服务,就是参与到读者或用户解决问题过程之中的参考咨询服务,这一服务强调的是与读者或用户互动,在参与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以前我们把读者需要的信息传递给读者就算完成任务了,但这样的话我们无法知道这些信息是否起了作用,产生了价值。因此,我们必须重新思考图书馆的社会价值。

从一般服务到参考咨询服务是一个飞跃,从一般参考咨询服务到深度参与型是又一次新的飞跃。也许有人认为,这已经超越了图书馆工作的范围,但我认为,图书馆、尤其是研究型图书馆应发挥自己的专业优势,在社会合作与参与中充分展现自己的价值。其实,深度参与不仅仅体现在参考咨询上,而且还体现在数字服务上,比如很多图书馆都开展了数字人文(digital humanities)研究,所谓数字人文研究强调的就是图书馆员与人文研究者在数字化研究与服务中携起手来。从过去的支持性服务,到现在的参与性服务也是一个飞跃,它体现出图书馆不再只是研究的旁观者,而是研究的参与者与合作者。上海图书馆由于与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合并,这些年来在研究方面有了进一步的提升。我们不仅有一批能参与科研合作的人才,而且在科研合作中又带出了一批人才,由此良性循环,形成了自己的核心业务和核心能力,在上海世博会筹办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为此国际展览局的官员专门为《上海手册:21世纪城市可持续发展指南》写了一个案例,介绍上海图书馆是如何为城市发展提供信息支撑的。

四是从推送到牵引(from push to pull)。

有一本书叫《牵引力》,英文是The Power of Pull,由约翰·哈戈尔(John Hagel)等三人撰写,讲述的是如何将激情变为成功,因为所有成功故事背后都隐藏着一种叫做“牵引力”的动力,它是能将人和资源按照需要吸引出来应对机遇和挑战的能力。

在哈佛商业评论的博客里,作者说了这么一句话:公司需要重新聚焦技术创新,通过提供各种工具,吸引社群为提高运作效率而做出贡献。我们正在从自上而下为主体的网络走向一个全民参与的互联空间,牵引力理论对这一时代的转型提供了很好的发展思路和实践空间。好比传播视频,90年代我们只有一个选择,即电视,电视台播放什么我们观看什么。今天我们有了多重传播的选择。牵引力理论告诉我们要利用社会资源,发挥群体活力,尤其是后者,因为牵引的主体是人。

这里我们举一个继续教育的例子。每一个机构都要对从业人员进行培训,以前都是在传统的教室里进行培训,这是一种push的方式,但由于人员更替很快,很多企业不得不选择视频培训、要点说明等及时培训的方式。这种非正式的培训通常称为pull方式。国外有一家培训公司叫Skillsoft,十年前购并了一家与电子书有关的公司Books24x7,现在Skillsoft在国际上已经相当出名。据有关调查,2011年25%的美国公司购买了非正式培训的工具或服务,而且2010年至2011年大公司花费在非正式培训上的经费已经翻了一番。[8] 说明这种牵引的学习方式成本低、效率高,深受广大企业与员工的欢迎。

从图书馆的角度来讲,我们过去强调如何让网络或技术来影响社群的活动,今天应改变观念,通过社群的努力来改变网络和技术。美国学者温伯格(David Weinberg)说:图书馆要重新思考自己在互联时代的角色。以前图书馆只考虑如何建立好门户(portal),让读者来利用资源和各种服务。今天平台(Platform)给予我们新的视角和思考。平台与门户的不同在于它能捕捉新的机会。新的艺术、思想、发明每时每刻从大众参与的平台中涌现出来。对图书馆来说,这是一笔丰厚的新兴资源。我们要学会牵引,善于牵引,在创新服务中打造和提升图书馆职业的核心竞争力。这是一个新的机会,抓住这一机会我们可以处于互联平台的中心位置,否则的话,我们只有等着被边缘化了。

我们有机会,有资源,也有空间,但最关键的是要有作为,没有作为的话,这一切都会流失。在这个转型的时代,每一个人都在同一起跑线上,每一个人都可以有施展才华的舞台,现在是图书馆员以独特的专业优势展现自身价值最好的时机,我不会放弃,我相信大家都不会放弃的,谢谢各位!

--------------------------------------------------------------------------------

[1] Michael Ridley.Towards post literacy. Beyond literacy. http://www.beyondliteracy.com/towards-post-literacy/. Accessed 2013-9-6.

[2] Josh Sanburn. A Bookless Library Opens in San Antonio. Times. 13 September 2013. http://nation.time.com/2013/09/13/a-bookless-library-opens-in-san-antonio/. Accessed 2013-9-22.

[3] Y.S.Chi. The Transformation of E-book Market. IFLA Panel, 2013-8-19. http://www.internationalpublishers.org/images/stories/Speeches/2013/ifla_ebook_panel.pdf. Accessed 2013-9-18.

[4] 2010: The Year of the Ebook?

Posted by Zealot on Nov 06, 2009 http://www.mobilitysite.com/2009/11/2010-the-year-of-the-ebook/

[5] 2013年のメガトレンドを予測する(上). Ebook 2.0 Magazine. http://www.ebook2forum.com/members/2013/01/ten-key-trends-in-2013-1/. Accessed 2013-9-18.

[6] Enhanced eBooks: The Transmedia Platform of Choice? Transmedia Digest. http://transmediadigest.com/blog/2013/02/10/enhanced-ebooks-the-transmedia-platform-of-choice/. Accessed 2013.

[7] The Big Shift: Public Library Strategies for Access to Information in Any Format. Library Journal.

http://www.infodocket.com/2013/08/13/full-text-report-the-big-shift-public-library-strategies-for-access-to-information-in-any-format/, Accessed 2013-9-24.

[8] Jeffrey Cattel. The shift from push to pull learning. http://clomedia.com/articles/view/the-shift-from-push-to-pull-learning. Accessed 2013-9-24.

原文连接:http://www.wujianzhong.name/?p=2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