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苏州图书馆百年回眸《抗战护书记》

2014/11/20   点击数:1571

[作者] 西北老汉2011

[摘要] 20年前,老汉热衷于民国时期国立图书馆问题研究,由《国立西安图书馆筹备始末考》开始相继发表了几篇论文,也参与了赖伯年老师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陕甘宁边区图书馆事业”研究。

[关键词]  苏州图书馆 日被侵华战争 抗战护书 图书馆历史



20年前,老汉热衷于民国时期国立图书馆问题研究,由《国立西安图书馆筹备始末考》开始相继发表了几篇论文,也参与了赖伯年老师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陕甘宁边区图书馆事业”研究。由于研究内容的关系,搜集了不少日本侵华时期掠夺中国图书馆文献资料的罪行,也了解了许多国立北平图书馆、国立中央图书馆、陕西省立图书馆为挽救文献不受日寇掠夺而做出种种抗争的故事。但是,由于条件所限,很少能看到当时沦陷区、特别是江南地区的资料。近日,阅读不久前苏州图书馆为纪念百年馆庆而出版的《苏州图书馆百年回眸》,意外地读到《抗战护书记》一文,深深为苏州图书馆前辈们抗战护书的事迹而感动。其中无论是日寇掠夺中国文献典籍的伎俩(如化妆为磨刀匠探听图书馆情报),还是图书馆前辈藏书护书的故事,都可以作为以后课堂讲学和图书馆历史研究的重要史料。为学习方便,摘录如下,以为一图书馆后辈对苏州图书馆诸位前辈的尊敬:

抗战护书记(摘录)

1937年春,在“吴中文献展览会”期间,当时驻在苏州南城外青旸地的日本领事馆人员,就曾厚着脸皮想要“索买”、“交换”其中一些珍贵古书,被时任馆长的蒋吟秋严辞拒绝。“七七事变”后,侵华战火在江南燃起,蒋吟秋预计早就存觊觎之心的日寇,一定会乘机出手霸占馆中珍藏。于是,他当机立断,在8月3日上午紧急召开馆务会议,决定迅即动手,将馆藏古籍善本和重要文书,装箱秘藏到安全之地。他坚定地表示:“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保护好这批国家的珍贵文献,就是舍命也不能使这些宝书落入日寇之手。”

第二天上午,在蒋吟秋的全面调度下,各部主任陈子彝、王謇、吴光汉、陈子清等同心协力,先从宋元明刻本、清代精刻本、旧抄本、名家稿本中选出文献精品。不料才一天时间,日寇飞机就开始轰炸苏州城区。馆员们在敌弹落地的爆炸声中,冒险进行珍贵历史文献遴选、装箱工作。到8月9日,终于选出了360种,分装成八个大木箱,搬上从苏州胥门驶往东山杨湾码头的小火轮,由馆员徐治本、夏翰瑜打扮成商人模样,经木渎、横泾,押运到位于洞庭东山后山镇上的鉴塘小学(后改名“杨湾小学),由周知莘校长安排密藏于朱家宗祠内,馆方则留下馆员薛保之、何东白两人,就地担负看护保管的责任。

9月3日,馆方又把第二批共二十五箱珍贵古旧书和六箱各部文卷,由陈子清、夏翰瑜用船押运到位于洞庭西山梅益村包山坞的显庆禅寺内,由住持闻达法师选屋保护。28日,馆方又将一箱方志、一箱编目卡片运至西山。为加强移藏古籍善本书的保护,蒋吟秋特聘徐治本为保管主任,专司保护典藏之职。

11月26日,苏州城沦陷于侵华日军富士部队之手。省立苏州图书馆随即在日本领事馆人员的指引下被占领,没有被搬迁离馆的图书、书板遭到严重破坏。次年1月15日,伪江苏省政府任命徐澂兼代江苏省苏州图书馆馆长,并取还了1937年9月2日秘藏于苏州南园阔家头巷圆通寺内的《古今图书集成》四十箱及《大藏经》六箱。

1938年初春,日寇苏州占领军派遣了一个密探,化装成串村过户的外地磨剪刀师傅到东山一带侦查,随后即听说由伪军组成的一支“清乡”队伍将入驻杨湾。时在上海租界任教的蒋吟秋惊闻这一消息后,立即意识到,敌伪军是为搜寻秘藏珍籍而来,便急忙赶到洞庭东山研究对策。他接受了周校长的建议,与徐治本一起把原来集中秘藏的文献改为分散秘藏,并用一天工夫,把八大木箱中的文献,分装到原本用来运送杨梅、枇杷、柑橘等水果的竹编箩筐中,借助可靠村民,连夜转移到四个秘藏地点。周校长把从朱家宗祠转移出来的古书用纸包裹起来后,在家中砌了一堵复壁,加以保护,而校工李师傅则把古书藏在了荒坟岗下。与此同时,西山显庆禅寺的闻达法师也命人在满月阁内专门砌造了蔽护古书的复壁。蒋吟秋后来在《护书记》一文中满怀敬意地致谢道:

当沪战剧烈、苏城受炸时,一方面冒险抢运善本,不止一次,全馆员工通力合作,不辞劳瘁;一方面维持馆务,直至沦陷前夕,军警全撤,然后离馆,下乡集中,共商善后。在苏城沦陷之后,日寇屡次入山,挨户搜查,所谓“扫荡”。而东、西两山广大群众都能坚守秘密,绝不吐露,同以保全祖国文物为天职,不愿为敌所得……在苏城自治会成立后,四乡避兵者均已回城,而山中时有偷盗,不可久居。在山员工亦因经费告竭,无法维持,各自回籍。而东山周校长,西山闻达和尚,均以当地人身份,想尽办法,勇于负责,长期协助,直至全部运回,成全始终,毫不松懈……

1945年8月15日,日本裕仁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国民政府江苏省地方政府命蒋吟秋接收伪省立苏州图书馆。次年4月11日至29日,在吴县县政府的协助下,秘藏于洞庭东、西山的珍贵藏书分批运回馆内,完璧归赵。5月1日,蒋吟秋会同全体馆员启封开箱,一一核对,除分藏东山人家复壁中的古书,有61种受潮霉烂损伤不堪外,其余移藏文献1558种,19874册又47叶安然无恙。江苏省政府、省教育厅为此联署公函,嘉奖省立苏州图书馆的藏书保管人员。随后,馆员潘圣一专门编印了《江苏省立苏州图书馆特藏书目》。10月14日,适逢重阳佳节,知名诗人、吴江天放楼主人金松岑特撰《完书记》一文,详细记述了省立苏州图书馆珍贵文献完璧运回的始末,由潘昌煦书石,藏诸蒋吟秋家中。该碑现作为珍贵的馆史文物,嵌壁于“天香小筑”碑廊之中,供人参观致敬。

当年11月底,蒋吟秋统计上报省立苏州图书馆在沦陷期间的损失情况:藏书损失2038种,12798册,损失价值(法币)12798000元;杂志期刊927种,1563册,报纸合订本原有26种1747册,全部损失,损失法币4032600元。原江苏官书局残存木刻板损失22种,18179片,平均每片576字,以当时木版刻工每字须法币25元计,共损失法币261777600元;每块板料200元计,损失法币3635800元。总计损失法币265413400元。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cba36b0102v7u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