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总结

2014/12/31   点击数:1674

[作者] 此方月

[单位] 中山大学

[摘要] 2014的最后一天,重感冒,写下第一篇年终总结,希望不会是最后一篇。

[关键词]  2014年 年终总结 图书馆



2014的最后一天,重感冒,写下第一篇年终总结,希望不会是最后一篇。

2013的年底,在外头晃了一圈,最终回到学校。虽然很多遇到的同志都一脸“懂了的”表情,纷纷表示回到学校是好的,安逸许多,以后或许去高校也是不错的去处。可惜大部分人并不了解我的想法,对未来的去路是没有太多想法的。一开始回到学校,动机不纯,我不是为了完全的学习,而是认为这是一个起点,可以开始重新去做一些事情。对图书馆与信息科学的依恋和不满都是很深的,恰恰是这两种交融而对立的想法,促使我做出了决定。

这一年还比较满意的事情:

1.终于真正参与了北川县图书馆“灾后重建,服务研习”项目。对汶川县、北川县图书馆的支援重建,最早源于程焕文师的“图书馆家园”计划,后面与中山大学的博雅教育、岭南大学的服务研习计划结合,在2010年开始了”服务研习:汶川县、北川县图书馆灾后重建项目“,作为这个项目最早的参与者之一,跟了4年,这是第1次有机会跑到北川县,激动异常。没想到,在火车上连续遇上塌方和暴雨,竟耽搁了96个小时,虽然困难种种,但与一众参与服务的志愿者在“永远到不了终点”的火车上,聊人生、聊初恋、聊一切可聊和不可聊之事,感觉是很青春。到达北川以后,各类活动的开展已经是非常熟练,因而试图为项目注入更多的“研习”成分,让本科的孩子们去做点研究导向的事情,结果只能说差强人意。最遗憾的是在北川呆的时间因此只有两个星期左右,比预计大大缩短。

2.养成了日记的习惯。虽然写得非常零散,总的来说还是坚持了下去。其实写日记的初衷很简单,记忆力不是很好,不写的话,回想过去,几乎就是一张白纸,这么着,感觉跟没有活过似的,几不能让人容忍。

3.策划或参与了数次专栏,对一些关心的问题进行了初步的讨论。从年头参与陈定权老师在《数字图书馆论坛》的《图书馆信息系统管理的关键问题》专栏(如没记错,表哥的最后一期就这么献给我们了!);到年初得刘洪老师提携,与南大的谢欢和北大的周亚两个好哥们策划并主持《图书馆论坛》的《爝火书评》栏目;年终又得刘平老师关照,允在《高校图书馆工作》做了一期《重构图书馆营销》的专栏,对专栏的组织和意义大概也形成了一些想法。过去一年受图情学术刊物的编辑们的指导颇多,包括书骨精,国图学刊、图书情报知识等诸位编辑老师们,受益匪浅。

明年是学院35周年纪念,也有一个相应的计划以作献礼,个人在学术专栏的策划方面,最早就源于研究生阶段在深圳图书馆的《公共图书馆》刊物设置学院30周年的纪念专栏《中大之页》,当时颇受魏建华老师和肖永英老师指点,如今晃眼就是五年,多有感慨。

4.有时间读了一些书。鉴于我是一个非常喜欢揽事情的人,有的没有的,总能过得非常忙碌,但师门有一项规训,即是第一年就好好读书,其他不要管太多,至少在时间和计划性上,还是逼着我看了一些东西,虽然不全然关乎学术。

来年最为关注的两个事情:

1.身体的锻炼很不够。过去一年感觉真心是多愁多病身,加上年末,广州这冰火两重天的天气,尤其容易感冒,中间试过健身、试过跑步,但终究由于种种原因没能最后坚持下来,说白了,还是懒。由于对着电脑写作很多,颈椎病腰椎病就出来了,连医生都一副忧郁的语调:你还是连清人啊。总言之,明年必以此为诫。

2.做事情的整体计划性不足。尤其在写论文、做项目和阅读等方面,本来就知道贪多嚼不烂,但自己终究是“兴之所至”的性格,本来图书馆学的范围就很广(甚至过于宽泛了),几乎可以说是“四面发达”,心之所至,每个领域都想碰上一碰,又对社会学和政治学更感兴趣,一时搞搞这个、一时搞搞那个,倏忽之间,时间就过去了。未来一年,要把精力集中在有限的范围里,争取好好做一点事情。

写到这里,头脑几乎晕乎成一团浆糊,却总归有点“充实”的感觉了。

回床上趴着,喝水睡觉吧。身体乃一切之要务。诸位新年快乐!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84a09cb0102vf9g.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