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献载体“怼”新型文献载体:不稀奇,历史上曾出现过

2017/3/27   点击数:1322

[作者] 西北老汉2011

[单位] 西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摘要] 给学生们上《中国图书与图书馆史》课,说到了纸的发明,也就讲到了汉末三国时纸与简策互“怼”的历史过程。

[关键词]  传统文献 新型文献载体



给学生们上《中国图书与图书馆史》课,说到了纸的发明,也就讲到了汉末三国时纸与简策互“怼”的历史过程。

怼,这两年网络上很红的一个词。百度解释:怼,怼作dui。形声字,“心”为形旁,“对”为声旁。本意是怨恨,清代段玉裁认为“怼”的意义同“憝”,(见《说文解字注》)。现金网上又多讹借为“打击”义。

其实,陕西方言里一直由此字,意思为“碰撞”,和今天网络释义差不多。“这个二杆子,整天说话就知道怼人”,其实是说这个二货说话总是在抬杠。

好了,说说历史上不同文献载体之间互怼的故事吧。

西汉时中国人发明了纸,最先开始用做包装,后用以书写载体。东汉蔡伦扩大了造纸原料、改进了造纸技术,并且走上层路线推广了这种新型的书写材料,由此被青史留名。所以,在那个时期,纸张在很长时间里,与流传很久的简策缣帛(始于周、基本结束于东晋末,约一千来年)同时使用。

停一下,纸质书籍和简策书籍(缣帛书籍)同时存在。如果是当时的这种图书馆,听起来,像不像我们今天说纸质文献(到今天使用时间大概在两千年了)与网络数字文献共存的“复合型图书馆”?呵呵。

讲两个古代的小故事。

第一个故事。据唐虞世南所著《北堂书钞》记载,说有一个东汉时期被誉为“草圣”的大书法家崔瑗,给自己的一个好朋友、官员葛龚手抄了当时刚流传出的新书《许子》,也就是许慎所著的《说文解字》。这本是当时文人间一种非常时尚、文雅的社交方式,可崔瑗却在书里附上了一张便条,很不好意思地给葛龚写道:“今送《许子》十卷,贫不及素,但以纸耳”。就是说啊,葛兄啊,我今天送上手抄的《许子》十卷。很不好意思啊,兄弟我囊中羞涩,买不起素(缣帛,丝绸)用来抄书,只能用纸了。但愿老兄你不要嫌弃啊。

第二个故事,记录在“二十四史”中的《三国志 · 魏志 · 文帝纪》里,说三国时魏文帝曹丕向吴国开展文化外交活动,把自己做太子时撰写的文艺理论批评专著《典论》,亲自手抄好后送给吴国国主孙权,以及吴国重臣张昭。不过,曹丕送书这种高雅的举动却因其看人下菜式的做法让后人诟病。他送吴主孙权(与他自己地位相当)的《典论》是用“素”手书的,而给张昭(比自己身份低下)送的《典论》,则只是用了当时的权贵们并不屑于使用的纸。

这两个历史故事说明了这么几点:第一,两汉时期,书籍在数量上还是比较少的,收藏书籍主要是靠手抄的;第二,抄书送友,是当时一种很高雅的文人间社交手段;第三,纸张发明并流行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纸张和缣帛(简策)并行;第四,在所谓社会上流看来,刚出现的纸张还只是底层人使用的书写材料。

这,不正是一个互怼的社会现象吗?

再说说当年网络时代纸质文献与数字文献互怼的现象。

第一个现象:互联网时代,办公自动化时代,大数据时代。我们在日常生活里和电视屏幕上,总能看到教授、老板、或官员们的办公桌前总会放着一台打开着的笔记本电脑,显示出这是一个与时代对接的人。可为什么,其画面背景却总是有一排高档、高雅的书柜,而且书柜里总是摆满了纸质的书籍?这一点,连老汉我自己也不能摆脱。电脑,无法直接展现知识的渊博?

第二个现象:现在的年轻妈妈爸爸们,无论是吃饭还是闲暇时间里,一定都是手不离手机、低头刷屏的状态。老汉多次预言:未来十年里,影响世人身体健康的头号疾病不会再是什么冠心病、糖尿病,而一定是颈椎病!都是低头看手机闹的。可是,当这些年轻爸爸妈妈管教自己宝宝的时候,总是不让孩子玩自己的手机、不让孩子看电视看电脑,还很时尚地给孩子买了不少绘本图书,让孩子看传统的、手绘的、印刷的纸质图画书。尽管这种现象是图书馆阅读推广所欢迎的,可这种反差,仅仅是为了保护宝宝们的视力吗?

第三个现象:这是最令老汉我不能理解的一个现象。网络小说。网络小说写手。网络小说肯定是互联网时代的产物和宠儿了。这些网络小说写手其中很多在网路上很有人气,写的小说(无论是霸道总裁、城市特种兵,还是神医、绝剑)也都很好看。可为什么,这些网络小说写手的终极目标,却是要把自己的作品经过出版社认可、正式出版、摆放在书店的读者面前?不自信?还是屈服于当今社会的评价机制?(现今的作家协会不知道会不会接受网络小说作家为会员?)

这三种现象,不正是当今网络时代里,纸质书籍与网络书籍之间的互怼吗?

今天老汉列举古代和现在的这些个故事或现象,是由于给学生上课所联想到的。其实,是想说明这样的道理:

其一,任何一种新型材料的出现,一定要和人们所习惯使用多年的传统材料并存好长一段时间;而在这种并存的期间,一定会出现互怼的现象。这是必然的现象,不同人的使用习惯之间的互怼。时间(放到历史长河的大时间概念里),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其二,作为书籍,新老载体的并存,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图书馆人不怕这种并存,我们做我们自己专长的事情(给所收集的书籍整序,然后方便地提供给读者使用)就好了。复合图书馆,我们不惊奇。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cba36b0102wwtl.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