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度在于做对,而不是做多

2018/10/19   点击数:540

[作者] 建中读书

[摘要] 这两天在写向新组建的图书馆委员会的报告,盘点近一年做的工作,发现做的事还真不少,有些还写不下。这里员工只有四十多,但承担的是近百人的工作,所以我尽量在减负,宁愿自己多做一些,也要确保有一个正常进步的节奏。过去,讲稿也好、前言也好,都不用我写,但我现在很乐意做,一方面我省得再改,另一方面自己也承担一点劳动。

[关键词]  图书馆管理 研究图书馆 澳门大学图书馆



这两天在写向新组建的图书馆委员会的报告,盘点近一年做的工作,发现做的事还真不少,有些还写不下。这里员工只有四十多,但承担的是近百人的工作,所以我尽量在减负,宁愿自己多做一些,也要确保有一个正常进步的节奏。过去,讲稿也好、前言也好,都不用我写,但我现在很乐意做,一方面我省得再改,另一方面自己也承担一点劳动。

我觉得工作最大的难度,不在于做多,而是做对,减少无用功。与欧美图书馆相比,在研究图书馆发展方面我们的差距还是很大的。最近的重点是三个方面:一是做好基础工作,理顺采选,夯实馆藏;二是贴近用户需求,面向研究,面向教学,多做一些对学校有用的业务;三是创新文化服务,通过设立博雅系列讲座、展览和阅读花园等活动,吸引更多的人走进图书馆。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586b810102xzp3.html